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网游:每周检测一个BUG在线阅读不留你了

作者:墨家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家里邱老太看着是当家做主的,其实事事都要看邱氏的脸色,她这个态度,邱老太都不敢做决定了,确实,如果她说出口留下青喜,邱氏也不会撵出去,可以后这家里怕是就得鸡飞狗跳了。

“娘,你说咱们家的活儿也用不着这么多人手,却凭白多了两个吃饭的人,又不是有钱人家,这不是添负担吗?姐姐也不知是怎么想的。”邱广新抱怨道。

邱老太只能看向邱念,只希望她能退一步了,邱念抿唇:“我娘就没说别的什么?”她最是清楚家里的情况,当初自己回来的时候都叮嘱了好多,不可能不知道青喜不受待见吧?

青喜这才想起来:“夫人说了,老爷把小姐送走,对她多少有些抱歉,答应过几个月给她一间铺子呢!不过夫人出不得府,又不懂生意,说是到时候让舅老爷帮忙打理!”

难怪…邱念拍拍她的肩:“可是你看,老舅和舅妈都不想留你,你还是回去吧,告诉娘我挺好的。”

青喜一慌,刚要说话,看见邱念朝她眨了眨眼,任由邱念拉着她出了屋子,边走还边道:“午饭就不留你了,这会儿天色还早,现在就走天黑前还能赶回去,快去吧!”

院里的邱氏看她准备离开,笑哼了一声,接着就看见邱广新鞋都半拖着追出来:“等会儿!等等。”

邱念站住脚等着他说话,果然邱广新脸色一百八十度转变:“没事,一个小丫头而已,就住下来吧!这房子也大,再腾一间屋子也没什么难的。”

“你说什么?”邱氏没想到邱广新竟然会同意,一把过去扯住他:“你疯啦?”

邱广新难得强硬道:“我说留下就留下,这个家你男人还能不能做主了?”

一向窝囊听话的邱广新居然都给她脸子看,邱氏气的胸口起伏:“好啊!你们人多!你们祖孙三个合起来欺负我一个是不是?!行,我走!”说罢气冲冲的就进屋去收拾东西去。

邱念摇了摇头,反正邱广新要跟她一说清楚,她也巴不得呢!这两口子就是这么真实,拉着青喜:“走,先吃饭,然后收拾你的房间去。”

听到能留下了,青喜才笑了开:“奴婢来做饭吧!”

“你打下手就行了。”邱念虽然知道她会做,可别的事都能交给她,吃饭她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邱广新早就忙着去跟邱氏解释了,毕竟刚才当着邱念的面也不好直说为了铺子,进屋看她边哭边收拾包袱,宝儿在一旁不敢说话,邱广新忙拉住她:“好了,别收拾了,走什么走啊!”

邱氏一把甩开他:“这家我待不下去了!现在就带宝儿回娘家!”

“你听我说啊!”邱广新一把将柜子盖上:“姐姐说程老爷为了补偿她,要给她一间铺子,让我们帮忙打理呢!”

“啥?”果然邱氏一下止住了哭:“什么铺子?”

“别管是什么铺子,只要给我们管了,那姐姐能亏待咱们吗?每个月给她些,剩下的不就是咱们的了?你也不想跟着我种一辈子地吧?”

邱氏来了精神:“你说的是真的?那她这么多年了也没给过家里什么,真能给我们个铺子?”

邱广新点点头:“你和姐姐没怎么相处过,不了解她,之前没给家里东西,看来确实是因为她不受宠,自己也没有,其实她很老实,也孝顺,如果自己有肯定是不会吝啬的,而且你想啊,她在程家无依无靠,也信不过别人,除了让我们管着她还能靠谁啊?”

“也对。”邱氏喜笑颜开:“咱们家也终于要翻身了吗?”

邱广新将宝儿抱在腿上:“所以你看,这时候咱们要是把姐姐送回来的丫头赶走了,姐姐能不生气吗?到时候还会让咱们管铺子吗?”

有足够的好处,其他的事当然都是能忍受的,邱氏这时候可没一点不乐意了:“行,那让她住下吧!反正这本来就是个下人,用起来可没你外甥女那么多事。”

“你还是得差不多些,也别对她太苛待了,免得她跟姐姐告状。”邱广新提醒。

“我有分寸。”

厨房里,青喜说是来打下手,其实就是摘菜洗了个菜,然后就呆愣愣的看着邱念利落的切菜做饭,那刀功比起府里的大厨也是不遑多让:“小,小姐,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一直会。”邱念头也不抬:“你没跟着我的时候,我可是经常去厨房看人家做饭的。”

“我去程府之前?”青喜想了想:“可我八岁就跟着小姐了呀!”

“对啊!”邱念一本正经:“那时候我都十岁了,你没来之前的事儿你能知道吗?”

青喜一想好像也对,不由感叹道:“这么多年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小姐好厉害啊!”

傻丫头,邱念失笑,边忙活边问:“我爹说要给娘铺子,是真的?”

青喜点点头,坐下烧火:“毕竟小姐也是老爷的女儿,虽然老爷不怎么疼爱,但夫人自从小姐走后总是惦念牵挂,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老爷也是为了安抚夫人,才说要给的。”

铺子啊……邱念咬着唇,也不知道会个间什么铺子,说回来,要是这铺子给自己就好了,她能用来做生意,还能离开邱家,这多好?

当然她也就是想想,也知道就算她娘疼她,也不可能让女儿抛头露面去做生意去,况且,她也不知道自己女儿会做生意,更不知道女儿的灵魂早就换了人。

“小姐还住得惯吗?”青喜看这房子虽然在这村子好像还算不错,可跟程府比起来可以说是简陋多了,何况看看这吃的东西…还不如程府的下人吃的好。

“住不惯。”邱念转头:“不过比在程家强。”她可没瞎说,她在这里住的是不怎么舒心,当然吃穿用度更是比不得程府,可若让她选,她还是宁愿住这里。

舅妈虽然不好相处,但她也能反抗,也能为自己争取,这村子虽然偏僻,也不豪华,但她可以随时出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可在程家呢?至少她记忆中,以前原主的生活就是一只笼子里的鸟,程家的小姐夫人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然在古代这很正常,但让她这个性子,不得憋死才怪,不自由毋宁死。

说是笼子里的鸟,那她要是个金丝雀也行,可她还不受待见,主子们可以随意嘲笑欺负,连下人都不拿她当回事。

她要是做错个什么事,轻则训斥处罚,重则也不是没挨过打,重要的是还不能申辩,要是没犯错呢?人家也能让你强行犯错,活的那么压抑还有什么意思?

“那也好。”小姐在程府过的一直闷闷不乐的,刚才从见面就感觉小姐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这么一说,确实开心放开了不少。

“我娘呢?有人欺负她吗?”虽然自己对她感情没多深吧,但借用了人家女儿的身体,最起码的义务还是要尽的,何况她确实对自己很是照顾了。

“夫人还好,她很少出去,也不怎么跟其他人来往,加上老爷也不怎么看重,没什么人找夫人的麻烦,就是夫人自己总是郁郁寡欢的。”

能开心就怪了,长得那么漂亮,嫁给一个大二十岁的男人,结果不受宠不说,还被其他人排挤,生了个女儿还是这么个下场,想想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见邱念问完夫人就不说话了,青喜好奇道:“小姐,你不想知道大小姐和萧公子怎么样了吗?”

“萧公子谁?”邱念刚脱口而出才恍然想起,哦,就是原主喜欢的那个男人啊!

小姐该不是太伤心了吧?青喜担心道:“小姐还忘不了他啊?”

邱念随口道:“那你说说,他怎么样了?”原主心心念念的男人,她还是有些好奇的。

青喜倒是对他多有不满:“小姐还不如忘了他呢!要不是他把小姐给他的情诗让大小姐看,小姐也不会被陷害赶出来了!”

这么说来,他不是和那位大小姐挺相配的吗?邱念心里没有一丝波动:“哦,那他们是要成亲了吗?”

青喜忙摆手:“我听府里的丫头们议论啊,萧公子其实也不喜欢大小姐。”

邱念看过来:“那他喜欢谁?”这位萧公子还挺有意思啊,让两位大小姐为他斗的死去活来,结果他一个也看不上?

“那就不知道了。”青喜摇摇头,两个小辫甩呀甩的:“反正好像每次都是大小姐主动找他,而且两家关系不错,要是两情相悦,萧家应该早来提亲了。”

邱念耸耸肩不再多问,反正不管他喜欢谁,邱念心里已经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好印象了,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个人的自由,他不喜欢邱念的原身,也没什么。

可他借用她的喜欢来伤害她,自己当乐子看,真是太差劲了,简直毫无男人的气概和担当,原主的眼光也真是不咋地了。

“好了,先去准备碗筷,这些个事以后再说吧!”邱念看青喜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法用调料,将她支开然后把菜下了锅。

延伸阅读

广东乐家嘉连锁商业集团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gb0z.shtml
乐家嘉连锁商业集团广东乐家嘉连锁商业集团投入2亿元为广东青年创业者打造孵化基地,投入

七洗客汽车用品洗护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seuv.shtml
不同于一般衣物和鞋履的洗护服务,七洗客汽车用品洗护在特殊用品洗护行业一展宏图,利用智

深蓝联众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s1xt.shtml
对于微小创业者来说,通过开网店来创业无忧是风险、投资小、利润可观的创业项目。因此,成

博恒益创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648d.shtml
博恒益创汽车美容是隶属于北京博恒益创汽车服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公司

含片世家胜和堂功能含片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s0w2.shtml
10大招商政策1.每个城市只招收一家代理商,充分保障代理商的独家销售权和垄断性经营权

英麒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p1hn.shtml
英麒汽车用品是车用腰靠、车用头枕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苏鹰机械制造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aphq.shtml
苏州苏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自主研发生产专门制作的刀具磨床、磨刀机的精密机械制

蹭个车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gm3d.shtml
暂无

思锐化妆品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ajax.shtml
思锐化妆品是化妆品行业的一支生力军,糅合了欧美和日韩的美容精华,弃其糟粕,走线路,精

三安久冠加盟  http://www.bloomfieldlivestockmarket.com/d1ve.shtml
我公司成立于2003年,由深圳市桂丰三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三安久冠信息技术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纯属巧合在线阅读第九节

    看冲云在收拾下洞的包裹,谢长岚把水依依拉到一边,悄声问道:“水姑娘,这个本标之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机关我没看明白。”水依依一听,心情又激动起来,“这是我们墨家的手笔。自从大汉我们各堂分散后,这都六百年了吧,第一次听到玄土堂的消息啊。”看到谢长岚投来关注的目光,水依依心头一暖,继续到:“这本标之法,记

  • 明月为什么皎皎[重生]还是原来那个她

    霓虹灯光中的城市,繁华而耀眼。车辆不断在公路穿行而过,闪烁着晃眼的车灯。苏牧跟在林妍身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就这么安静地走着。突然,林妍在街边路中央站住脚步,转过身子看着他。“牧哥哥你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呀!”林妍双手抱在胸前,语气揶揄。“什么?”苏牧一愣。“就是你这呆呆的样子呀!”林妍笑了笑。“嗯

  • 前夫他有隐身术赵雪轩

    自雪轩出生以后,她的背后就出现了一道纹身,纹的是一条看上去十分凶恶的龙,而她的父亲对此竟也没说什么,看来这件事情她的父亲应该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自此之后又过了四年,小雪轩四岁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四岁的她已经有些懂事了,而且今天是她的生日,来给她过生日的人很多,而她也很高兴,只不过在生日过后的一小段

  • 男二他总因爱生恨[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土皇帝的心事赵青果和赵磊陷入冷战中。她往赵磊的宿舍里打了好几次电话也没找到人,不是外出了,就是长时间占线,好不容易不占线了,宿舍又一个人都没有。赵磊的手机早就欠费停机了,留着也是个摆设。宋小婉替她抱不平,骂骂咧咧地说:“你这男朋友有跟没有一个样!还不如没有!吃你的用你的,没事还老跟你玩失踪,你

  • [盗墓笔记主老九门]冷香惟有梦第三章在线阅读

    陆云烟躺到床上之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如果说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陆云烟只想既来之则安之的话,那么现在她就只想用自己的力量来使家人过得更好些。想想自己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里,主人公总是会有些不同的境遇,得到一些本事,陆云烟看着自己的手掌,慢慢的握成拳头,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已。人在一定的环境中总是会自怨自艾

  • 爱你的荧光棒之不小心穿越了

    覃明感到全身灼热,整个人仿佛被火焰包围,无法挣扎,连灵魂都痛得颤抖。他死了吗?死了应该没有痛感吧?会痛表示他还活着?意识好像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里的细胞死了再生,再生又分裂,在毁灭与重生之中,他渐渐地有了知觉。“啊……”他发出微弱地叫声。“还活着?”有人在说话,听得不真切,但他肯定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 福女宠后(穿书)线下打坑比(求鲜花求收藏)

    绝地吃鸡,决赛圈。“小哥哥,小哥哥,我都跪了一晚上了,这次只要你让我吃鸡,我线下和你约会好不好?”徐然正打算收割最后一位敌人的生命,对方却突然开启公频求起饶来。耳机里传来甜腻的女音,走的是日系软萌路线。徐然一听,果断激动了!那可是小姐姐啊……他还没杀过呢!“没问题,你向左歪歪头我就自雷,我这人最受不

  • 总裁有毒:丫头,你不乖!之无心撩心弦(3)

    医院,午餐时间。商钊忙完正打算去食堂,听到有人敲门。“进来。”意料之外,门外站的是黎听明,手里还提着保温盒。“你怎么来了?”黎听明冁然而笑,明眸带光:“给你送爱心午餐。”商钊拿杯子的手一顿,双眼闪过讶然和让人不易察觉的心动。“我哥要求的,”黎听明走进来,主动解释道,“他说今天要吃酱牛肉,还非得让我送

  • [暮光之城同人]假面第七章在线阅读

    随着警笛的呼鸣声,一辆辆警车从远处呼啸驶来,黑衣女子随手将一抹流光收入一个器皿之中,接着也在萧默身上打入一股气息,又在陶倩倩人中穴处掐了一下,见她动了一下后,便消失在夜幕之中。陶倩倩摸着自己发痛的脑袋,醒了过来,发现萧默还躺在身边,而那个疤脸男已经消失不见了。“萧默,萧默!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倩

  • 爱你,蓄谋已久在线阅读第四节

    “恋清,或者是我多心了。”宋溪轻抚着我的后背安慰我。“放屁!”我猛的坐直身体,双眼圆瞪着她,“你相信你多心了吗?连你都不信,我怎么信。”宋溪紧张的拽住我的手,“恋清,你冷静点,即使真有情况,你现在跟他闹他肯定要全盘否认。”我有些颓然的靠到凉亭的柱子上,半晌才说:“宋溪,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宋溪沉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