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反穿之鲜妻来袭杯酒轮流氓(一)

作者:落尽未央 来源:红袖添香

二肥眯着眼睛看他们三个都走远了,起身走到那个光头面前,道:“大头,咋样?”

大头捂着胸口坐了起来,感觉左肩膀还火辣辣的疼,气呼呼的说:“哎呀我操!这仨小比崽子是谁呀,太他妈狠了!”

二肥无语,他只见过一个,还被修理了一顿,其他那两个他也不认识呀,虽然听四姐说那个丁建国应该在加工厂上班,但要知道那个时候叫建国的太多了,好在丁建国体格出众,这才找了个加工厂的朋友在厂门口堵着辨认;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有两个帮手,而且一个比一个狠,这时的二肥真是有点欲哭无泪了,这是上辈子作什么孽了,咋就遇到这么几个杀神呢?

他扶着大头站了起来,两个人挨个扶另外几个人,几个人龇牙咧嘴的走到老大身前,发现地上的老猴子满脸的血,已经看不出来长啥样了,要不是胸口还一起一伏的,就像死了一样,看起来真是太惨了。

大头在不远处找了一个人力三轮车,几个人把老猴子抬了上去,将他送到了铁路医院,区中心医院虽然能近一些,不过,对于铁路医院来说,他们是常客,俗话说的好,熟人好办事。

当天晚上,老嫖就听说了发生在厂门口的事儿,就把丁建国、周东兵和马六找到了家里。

三个人都住在老嫖家的后趟房,马六家是那趟房的第一户,挨着的是周东兵家,中间隔了两家就是丁建国家。

老嫖、胖子和大仙他们都住一趟房,那年代,从小在一起玩的,不是同学,就是一趟房的邻居。

“秀吉呀,这晚饭都在家吃完了,你才找我们来喝酒,是不是有点心不诚呀?”周东兵说笑着走进屋,发现丁建国和马六已经到了,两个人盘着腿坐在炕上,围着一个四四方方有些年头的小炕桌,炕桌上有一盘油炸花生米,几条烟熏明太鱼、一盘猪头肉和一盘猪皮冻。

“东兵,麻溜上炕,今天的菜老硬了,这可都是秀吉嫖资省下的!”丁建国招呼着周东兵,一边夸着菜,还顺便埋汰着老嫖。

老嫖造了个大红脸,三个人哈哈大笑。

周东兵脱掉大衣和棉鞋,上炕盘上腿,发现炕烧的还挺热乎,问:“胖子和大仙儿呢?”他知道这哥三是形影不离,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上高一又一起不念了,天天厮混在一起。

“胖子出去打酒了,大仙儿跟他爸妈去林业局看病去了,估计又得十天半拉月的能回来!”老嫖说。

大仙儿的全名叫齐铁刚,他爸齐半仙可是远近闻名跳大神的,据说那是家传的手艺,过去那十年没少挨收拾,改革开放后这几年,腰杆又挺起来了;大仙儿不念书后,就经常跟着他父亲四处给人家看病跳神,据说手艺小有所成。

大仙儿这个名字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嫖给起的,那次老师留的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其他同学写的都是长大后当解放军、科学家什么的,唯独大仙儿写的是长大后要去跳大神,据说当时语文老师的脸就绿了。

那天放学途中,老嫖对大仙儿道:“铁刚你牛逼呀,你爸才是半仙,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是想当大仙儿呀!”就这么的,大仙儿的外号就此传开了,一来二去,也就没人叫他的名字了。

老嫖话音刚落,屋门开了,一个圆滚滚的身子挤了进来,一边关门一边说:“这下完雪咋还这么冷呢?这得有零下40多度了吧?我回来的路上都怕酒冻上!”

“胖子,你这学是咋念的?酒还能上冻呀?”周东兵呵呵笑着说。

“那可不一定,小卖部那李老坏水,真是一肚子坏水,往酒里兑水的事他还少干了!”丁建国撇了撇嘴说。

“上炕!”马六话少,冲着胖脸冻的通红的胖子说。

好像每个人的成长中,都会有一个叫胖子的朋友,这个胖子叫胡志刚,圆圆的脸上小眼睛笑眯眯的,天生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

“来,我敬三位哥哥一杯,今天为了我这点破事,又打了一架!”老嫖端起酒杯,很正式的冲周东兵、丁建国和马六说。

“净整些没用滴,为你架还少打了?”丁建国笑骂着端起酒杯,五个人一饮而尽。

老嫖从小就是个惹事精,一打架就怂,还总哎嘚瑟;胖子打架不行,跑的还慢,每次都陪着一起挨揍;三个人中唯一敢动手的就是大仙儿,不过他那小体格,就像抽了好多年大烟一样,最后也是个陪揍的角色。

“秀吉,你和我们说说呗,昨天那女的真那么漂亮吗?”胖子放下酒杯笑嘻嘻的问老嫖。

老嫖虽然被这些同学朋友叫做老嫖,可胖子、大仙和丁建国他们几个,一直还是叫他的名字,因为从小就这么叫,等他有了老嫖的外号,他们也没改过口来。

胖子其实是有些眼馋,听老嫖说去过站前了,就有点蠢蠢欲动,但他胆子又小,不敢去,就只能让老嫖说说过程来解馋。

今天一天,胖子墨迹老嫖讲过好几次了,并且深扣细节,怎么听都听不够,弄的老嫖都烦了,这刚开始喝点酒,胖子就又开始问了。

“嗯,挺好,眼睛大,结实,还贼白!”因为三位大哥都在场,老嫖没敢吹牛逼,加上已经说过好几次,所以这次说的就很简单。

“没有什么缺点吗?”胖子小眼放光,接着追问。

“呃,这个,要说缺点嘛,就是略带乡土气息!”老嫖想了想说。

“操!那就是长的屯呗!还他妈什么乡土气息?”丁建国听完哈哈大笑,在东北,屯就是土气、不洋气的形容词。

老嫖瞥了一眼丁建国,无语。

胖子好像心里舒畅了一些,小眼睛像轮弯月,用手拍着圆滚滚的肚皮,也跟着哈哈大笑。

“哥,我都打听了,老猴子住院了,听说是在铁路医院,鼻梁骨不是裂了,就是断了,好像牙还掉了一颗!”老嫖夹了一口猪头肉,赶快转移话题,这点事被胖子翻来覆去的问,真是懒得再说了。

要说这菜,还真不是用嫖资买的,因为那46块5毛8分钱丢了以后也没有找到,他可没有钱了,这些菜和酒都是胖子奉献的,胖子他爸是加工厂食堂的厨师,家里总会有一些好吃的,这也是胖子为什么胖的根本原因,听说晚上要请周东兵和丁建国他们吃饭,于是胖子就从家里顺过来一些。

“这家伙也太不抗打了!”丁建国一边夹菜一边笑着说。

“有几个人能架住六儿那拳头的?”周东兵端起酒冲马六笑着说:“来,六大侠,咱碰一个!”

老嫖和胖子也连忙举起酒杯敬向马六。

马六的父亲是加工厂工人,他接班后才退休,母亲就是个家庭妇女,他爸一个人的工资养一大家子人,所以他从小穿的衣服总是不合体,不是肥肥大大,就是袖子和裤脚长出一截,都是捡哥哥们剩下的穿,以至于长大后,他所有的衣服都必须要大一些,袖子太短他就不舒服。

谁也不知道这三个人怎么就能走到一起成为朋友的,马六勉强有一米七高,周东兵一米七五,丁建国一米八四,三个人并排站在一起就像台阶一样,高低分明。

马六酒喝的越多脸越白,周东兵喝多少酒都面不改色,丁建国却是越喝脸越红。

性格也都完全不一样,马六面冷心热,脸上话少笑容也不多;周东兵虽然还做不到逢人就笑,但人缘极好;丁建国是每天咧着大嘴傻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如果刚接触马六,很少会有人喜欢他,因为他总是阴沉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但老嫖他们从小就跟着他们一起玩,也都知道这位六哥的为人,看似表面冷若冰霜,其实内心很是火热,对朋友特别的好,只不过是不善表达而已。

周东兵从小学习就好,从小学到高中始终都是班长,爱看书、喜欢写毛笔字,还吹的一手好竹笛,斯斯文文的就像一个大学生,虽然是单眼皮,但是长的很白净,看着总是那么的阳光,他做事冷静,不像丁建国那样的冲动。

丁建国像是清澈的小河水,一眼就能望到底,感觉很亲切。

这三个人中,老嫖他们最愿意和丁建国一起玩,因为丁建国属于那种豪爽大气的人,天生就容易让人感觉亲近,加上他从小就比其他同龄孩子长的高大,所以找他帮忙打架的时候,往往站在那儿就把人吓跑了。

“操!净整些没用的!”马六难得的骂了一句,端起小酒杯碰了一下就干了。

“我怕他们回来再找咱们!”老嫖有点担心。

“就那些狗懒子,来了也一样打回去!”丁建国满不在乎的说完,筷子夹向了猪皮冻,夹了好几下没夹起来,气的一扔筷子:“啥玩意呀?不吃了!”

“秀吉,你这个切皮冻的手艺得练呀,看把你建国哥给气的,这猪皮冻切的时候,菜刀必须要左右轻轻抖动着往下切,这样切出来的皮冻会有纹路,夹的时候才不会滑,吃着才不会费劲!”周东兵笑着对老嫖说。

老嫖“呃”了一声,无语的看着周东兵,心道:哥呀,这说着老猴子呢,咋就扯到厨艺上了呢?再说了,我要是能切好,早就跟着胖子他爸当厨师去了。

“咱惹了事就不能怕事,秀吉,你熟悉这些混社会的人,今天你就说说咱们春河这些流氓混子,也让我们也涨涨见识!”周东兵知道这话题有点扯远了,想了想,觉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们三个人,去年高三毕业就各自接父亲的班在加工厂上班了,每天上班累的臭死,回家就是吃饭睡觉,很少接触社会,更不熟悉社会上这些大小流氓混子,就想让老嫖讲讲,也多一些了解。

老嫖一听这个立马来了精神,右手向后扶了一下半长的头发,然后又向上推了推快掉下来的眼镜,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没说话,接着又点着了一根烟,烟雾弥漫,小眼睛在眼镜背后若隐若现,好像在构思着什么,看着特深沉。

“哎呀我操,这逼让你装的,快点说得了!”胖子急了,他太知道老嫖这装逼的性格了,不过他们三个人从小玩到大,互相之间怎么骂到也不会急眼。

“屁股不疼了是不?”丁建国笑着扬起了手。

“疼、疼、疼!”老嫖想起昨晚上屁股挨的那一巴掌,立刻拱手求饶。

延伸阅读

派对王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god2.shtml
北京艾尚出众精品量贩KTV是“山东圣花集团”在京投资的娱乐品牌,2012年8月盛装揭

金五峰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x1nh.shtml
五丰电机创立于1985年10月15日,五丰电机置身于水泵、风机和蜗轮变速器等机械设备

上海之夜KTV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s6s9.shtml
“上海之夜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是集聚上海风情的国际文化娱乐品牌,高品

DEBAO渔具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n04t.shtml
DEBAO渔具生产渔线轮,集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拥有经验丰富的设计和管理团

id99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6bu3.shtml
ID99连锁酒店是无锡蝶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下属的连锁酒店集团。集团成立于2009年5

嘉尔特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n7hg.shtml
嘉尔特手机保护套是手机周边配件.手机贴膜、手机皮套、手机贴膜、玻璃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东方金钰翡翠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6dkr.shtml
东方金钰按照翡翠的七大品质标准,建立了科学合理的翡翠商业分级体系和翡翠定价体系,形成

天宏胜照明灯具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nats.shtml
乐清市天宏胜照明灯具厂坐落于乐清市翁垟镇工业区的一家新型企业。公司一贯坚持技术进步、

玉王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p2zy.shtml
玉王毛绒公仔总部是公仔、女包!!!!玩偶、娃娃、毛绒玩具、布艺、生日礼物、婚庆礼品、

可蕊儿加盟  http://www.johnnyfreelance.com/adrs.shtml
可蕊儿化妆品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力量。可蕊儿的消费人群定位在白领,知识女性和追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斗罗大陆之创世神位之开业大吉(3)

    第二天,我们的西瓜摊就在上海大学的门口开了业,。我终于当上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老板,虽然这个老板当的不是那么光彩,但是我想在一张张钞票当中这种不光彩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等我靠这个成了西瓜大王的时候,这段经历说不定会成为一段佳话。千万不要以为我是白日做梦,世事无常,昨天我还在为了工作发愁呢,今天摇身一变就

  • 科武录之离开(7)

    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一个夜晚下来黎飞雪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她究竟该怎么办,“飞雪你起来了吗?”其实他知道她一夜未眠,因为她的房间一直亮着。“嗯进来吧!”想给他倒杯茶却发现茶早已凉了。两个人干坐着相对无言,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黎飞雪先开口打破了僵局,“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不知道

  • 大秦剑公子完美复仇

    临时指挥所大院内,一辆吉普开道,卡车居中,后面三辆挂舱的摩托断后,边车上架设着一挺12.7毫米的重机枪,枪口有意无意的指着卡车的帆布车厢。车队一路驶出大院,门口的卫兵赶快搬开路障放行,车队一溜烟的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一座破败的楼房内,一双阴毒的目光紧紧的尾随着车队而去。车队速度很慢,保持在每小时二十

  • 仙之机械军团在线阅读第一节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地球上开始频频发生一些超自然灾害,地球上相应地出现奇怪的现象比如:东南亚没有下雨,池塘全部干涸;中东却因为连场大雨发生洪水;米国则遇到有史以来最寒冷的冬天,而且在生活中也有奇怪的现象发生:有的人不知到因为什么原因一夜之间竟然会迅速衰老或者返老还童,不管是什么物体不知为何都会突然自燃

  • 陇风朔起在线阅读第6章

    面对女孩的请求,姜岸笑道:“这门点穴定身的手法可是很难的,要知道,所谓的点穴就是封住那一时刻那个人身上的气血运行结点,而这个结点每个人,每个时刻,每个动作下的结点都是不尽相同的,也就是说,你要想点穴,就得根据这个人的性别,年纪,体态,时刻,动作等一系列因素,分析出这个气血结点所在,然后快准狠的点中这

  • 都市豪侠之倾城御魔在线阅读第3节

    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陆凡这才拿起自己的东西,回头看了床单一眼,目光落在了那点点红色上。在陆凡理清头绪的时候,外面却似油锅一样炸开了。起因是花少的节目组发了这么一条微博:“【#花儿与少年#冒险季】“除了这一生,我们又没有别的时间,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千呼万唤,四月见!@江书影@古丽娜

  • 真气盛行:我已经无敌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驾不起眼的马车缓缓地行驶在一望无垠的荒芜大地上,车夫哼着不知名的曲调,竟似丝毫不担心这荒郊YeWai会遇上什么魔兽鬼怪一样。车厢顶上坐着两个少年,其中一个脸庞英俊,身形ting拔,穿着一裘红色带金边的宽松长袍,那闪着莫名光泽的光头甚是惹眼。另一个少年面容坚毅,穿着一身毫不起眼的蓝色修炼服,正在打坐

  • 请记得我来过这世界在线阅读第1章

    金陵医药高等研究院内,硕士三年级的柳旭看着手机,眉头紧锁。半小时前,金陵医药高等研究院给所有在岗研究员都发了一笔不菲的年终奖,身为医药高等研究院院长的谢书尧,也就是他的硕士生导师,还特意录制了一个视频,给所有在岗研究员都拜了一个早年,同时也提了一句春节期间注意安全的事情。谢书尧,国际知名医药专家,带

  • 白山修仙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十分钟之后,四个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哀嚎阵阵。而李锋在一旁看傻了眼。原来这才是迟洛的真实实力,那么就是说她上一次其实……还对他手下留情了。迟洛半倚在墙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上那些人,“还不滚吗?”这四个人连忙爬起来,连滚带爬的离开。迟洛便面无表情的扭过头看向了李锋,“你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吗?”李锋

  • 神豪从数据分析开始之朝笙阁

    “啊!~”余玖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身子不由得一抖,脚一滑……“啊!……”他再次掉了下去……“真是服了你了。”那道靓丽的身影叹了口气,把手往空中一抓,再加上一个借力转身,余玖从虚空中被拉了出来。那身影扯住余玖的衣服,而此时的余玖还在她手中中挣扎着,嘴里不断发出“啊啊!”的惊吓声。“好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