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是我的满世欢喜之前世今生(1)

作者:红蔷薇微凉 来源:小说阅读网

烽火弥漫,满城硝烟。杨澈站于城墙之巅,手持长剑与攻城的叛军战在一块儿。身边与他共同御敌的杨家人一个个的倒下。杨澈心中又急又怒。

他怒的是在叛军攻城之际,城守居然不顾满城百姓安危带着钱财家眷逃跑了。他急的是没有援军,仅靠杨家人能否拖到百姓全部撤离此地。

杨澈与家族兄弟已经奋战了三天三夜了。敌人已经攻上城墙。他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地倒下。他手中的剑已经卷了刃。敌人像潮水一般涌上城头。

数十把剑**了杨澈的身体,血流如注。最后,他心中满是遗憾——这城他们终究没守住。

被杀的痛苦让杨澈闭上了眼,却让蓝澈从梦中惊醒。

小小的孩童躺在床上,额前冷汗淋漓。他喘着粗气,双目直直地瞪着床帐的帐顶却没有任何焦距。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旁边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紧接着一只微凉的小手摸上了蓝澈的额头,唤回了他飘散的神智。

蓝澈转过头,看着小手的主人露出一个微笑。心里也变得踏实了起来。是啊,他不再是世家杨家的杨澈,而是姑苏蓝氏的三公子蓝澈了。

蓝澈望着身旁如玉雕一般的精致可爱的男孩。他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但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他总是会透露出一股温柔。

这是他这辈子的双生兄弟蓝湛啊!

蓝澈不欲让二哥担心。他笑着窝进对方并不宽敞的胸膛,抱着蓝湛的一只手臂撒娇道:“二哥,我困。”

蓝湛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蓝澈的北,轻声说:“睡吧。”

过了一会儿,两人的气息平和,仿佛都已陷入沉睡之中。而蓝澈却睁开了眼睛,望着帐顶思绪飘向了远方。

蓝澈上辈子见杨澈,乃世家王家家主之子。然而他这个儿子对于杨家来说却是个耻辱。

世间凡富贵之家男子多是三妻四妾。孩子也是嫡庶皆有。可世家教育严苛,少有纳妾。更是连庶出孩子都少有。而杨澈却是婢女爬床的产物。

杨家对于杨澈的态度就是嫡出有的他都有,接受同样的教育,却对他态度冷漠。

在杨澈还小时还会用恶作剧或违反家规来引起亲人的注意。可该得的惩罚没少,关心和斥责也没等到。

杨澈长大后也想通了,不再在意家人对他的态度和看法。他只为自己而活。

世人皆说没有千年的王朝,只有千年的世家。但真到战火逼近的时候,世家也跑不了。

城守逃跑,为给满城百姓赢得撤退的时间,杨家子弟挺身而出站在了城门上。杨澈不愿承认自己是杨家子。可是多年的世家教养却让他自发自动地站到了城楼上。那一战是他与杨家人最贴近的时候。

杨澈以为自己是个自私之人,可最后他心甘情愿为保护百姓而亡。

杨澈不敢相信不信鬼神的他却会再世为人。

这辈子他是姑苏蓝氏家主的儿子。他的出生不再令家人蒙羞。这辈子他的家人对他很好,好到生性不羁的他愿意被三千多条蓝氏家规束缚。

蓝澈,蓝湛的双生弟弟。在这个修真的世界,生来体弱的蓝澈以为自己会被抛弃或是漠视。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亲人无微不至的关怀。

蓝家的孩子从小要求独立。兄弟同眠是不被允许的。哪怕他们的母亲才去世一个月。只是蓝澈这几天受凉发高烧,蓝涣和蓝湛才在晚上轮流与他同眠,为的是让时常梦靥的三弟能安心入眠。

蓝澈看着身旁熟睡的二哥,告诉自己:再见了,杨澈。这辈子我叫蓝澈,为蓝家而生的蓝澈。

延伸阅读

和前男友假结婚之后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recv.cn/smgj.shtml
明台乖乖滴回到书房背书,大哥却没空理他,忙着补好自己的功课。明楼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只

[庆余年]娇娇如明月封魔之战  http://www.recv.cn/d4os.shtml
陈丘缓缓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全身疼痛难忍。他只好尽力目视四周,想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每天都有随机奖励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recv.cn/n0nc.shtml
说回那个乞丐。来到喧城后同样一直在街上晃荡,他步履蹒跚,但走得很快,像是在焦急地寻找

寒门难处状元郎鬼斧神刀  http://www.recv.cn/g3kf.shtml
001:鬼斧神刀官小败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励志,因为人生只有经历小败后,才能问鼎巅峰。可

谁主人间之绝杀  http://www.recv.cn/a6yf.shtml
“什么?这怎么判罚点球了?!”刚才铲球的后卫站起来,不满地向雷东申诉。“你想想你是怎

那时我们还年轻没事,给钱就行  http://www.recv.cn/gaat.shtml
李嫒嫒根本不乐意,“爸爸,你叫那个混蛋来做什么,我可不想看到他。”“我有事要跟他谈,

十三皇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recv.cn/nftf.shtml
第八章三人结拜来到了伏羲女娲的道场内,三人盘膝而坐。“帝俊道友,也不知道你现在是何修

[综英美]听说你跟小蜘蛛有一腿之嫡母阴谋  http://www.recv.cn/g2ou.shtml
爱新觉罗氏的出身比鄂硕可要高贵多了,她是□□爷□□哈赤的长子褚英的孙女,与孝庄和顺治

声声复声声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recv.cn/auwn.shtml
“考你们个小题,他怎么死?嗯?”怜“看你有没有人和我想的一样啊,有的话,可是有奖励的

无敌装逼穿越万界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recv.cn/buta.shtml
4、这是……奖励环节吗?地下停车场里,顾亦嘉隔着一群私生饭和代拍,绝望地看着从电梯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能力者的世界不值得同情

    艾丽萨并不喜欢地下拳场的这份工作。谁会喜欢这份工作呢?没有奖金,没有保险,没有编制,甚至连档案都无法接收,社会福利制度里的透明人在高危场所做着不讨好的事,还要忍受拳手和观众时不时倾泻而来的愤懑和污言秽语。在她十七岁之前,艾丽萨都无法想象,她生活的土地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片被上帝抛弃的地方。上帝看不到这里

  • 三上十七[斗罗大陆]第九章

    男人带孩子就是这样的,粗心大意,人家小姑娘哪怕平时会打理一下自己,但毕竟手短脚短总有弄不到的地方,也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头发,就这么糟糟的蓬着,南十字看着就好想拼命往上面抹发膜啊。杀生丸哼了一声,边上邪见马上尽职尽责的给他们翻译道:“感恩戴德吧,杀生丸大人允许你们在这里住一晚。”南十字就马上真的说了声万

  • 全球演化刀鞘

    厅里的人不情不愿地花了20多分钟才全部撤到门外。直到站出来视野变得开阔了之后,楚项才看清整个户外的布局。外面是一个类似于学校操场设计的建筑,只不过四周并没有设计看台,而且整体也不是呈圆形,而是方方正正的长方形,面积还大的出奇。方形操场周围又叉出无数条弯弯扭扭的小路延伸向不知什么的地方。配合和这诡异的

  • 小说女主是我女儿第一章在线阅读

    武界,是人们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一个统一的称呼,武界有大大小小不下百座城,其中最南端的一座面积中等,临水,名为潇水城。潇水城青阳镇,“夏府”大宅内。“林焰,你还敢睡,还不赶紧起来劈柴!”低矮瓦房的木门被一脚踢开,管家怒气冲冲进了房屋,却发现屋内根本没人。管家一愣,恼怒地出了房间,对外面的下人喝道:“有

  • 别做梦了快醒来甜黄菜

    一声爸爸叫出口,丁无忧脸色大变,她看着周围的人,虚伪的一抹眼泪:“让大家看笑话了,我就是有点儿情不自禁。”众人一起笑,丁无忧也笑,只是她十分尴尬,笑得就极其勉强加扭曲。这时候沈一刀施施然的走到丁无忧的身边,手中的盘子拿的有些低,正正好可以让丁无忧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丁无忧瞥了沈一刀一眼,沈一刀一张俏脸

  • 【综主FGO】 我是咕哒君?第5章在线阅读

    旧金山的一个普通古董店里,刚刚在房间里练拳的成龙走出房间。“过来抱抱老爹!”一位瘦弱满头白发的老人就是老爹了,成龙从二楼直接翻了下来。刚要拥抱的成龙被老爹用手指点了一下头,老爹年轻的时候功夫可是一流的,成龙挨了一下还是蛮痛的。“你今天早晨没给老爹充咖啡,老爹这把老骨头得靠咖啡才能撑的住。你想让老爹活

  • 希尔传在线阅读人马黑洞

    云屹入职观测部门那天,天一亮他就从床上爬起来了。他郑重地穿上一身蓝白色西装制服,胸前有金丝缝上去的一个X,他用手摸着那个X,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云屹想,人生新阶段要开始了。洛靳将他送到观测大楼门口,依依不舍地目送他走进大楼,直到云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洛靳才掉头飞往军部。云屹走进

  • 墨莫无语是劫还是缘5)兔兔要变身

    达成【和付黎苏】同床共枕成就的付囡囡不仅再也没往兔窝里拉过粑粑球,甚至连阉后抑郁都像被风吹走地柳絮彻底痊愈了。重新变得活力十足的付囡囡,宛如开启第二次兔生,连提摩西草都比以前多啃两棵。可惜付囡囡的好日子没过多久,他就遇到了兔生必须面临的第一大难题——付黎苏要开学了。哪怕付黎苏个高人帅还是富二代,也改

  • 我叫江小羽第二章在线阅读

    周一上午,H市机场,姜舒和助理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便看见出口乱哄哄的很多人。助理隔着段距离瞧了下,“好像有艺人粉丝接机,人有点多,姜姜我们等会再走吧。”现在才十点,姜舒也不是很急,点头,“嗯。”昨天写歌写得比较晚,今天又早起赶飞机,姜舒一坐下就阖眼休息了起来,十五分钟后才被助理安安叫醒,“人都散了,姜

  • 海贼之LOL系统在线阅读上等的灵长类动物

    一月的夜,冷风嗖嗖,这会又下起了雨,倒是屋檐禺角处挂着的几盏红灯笼映着几丝暖光。没一会,鸾儿便悄悄过来了,送来了一件毯子和一个手炉。“老爷明明知道小姐身子不好,还罚小姐跪一宿,这不是要命吗!”鸾儿眼含泪水的哭了起来。“怎么总是哭哭啼啼的。”纪云舒捧着手炉,身子也渐渐暖了起来。鸾儿擦着眼泪:“小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