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万人迷生涯之目标出现(4)

作者:戴眼镜的喵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有山慌乱的在大街上逃窜,所幸今天是下雨天,所以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中年妇女的一嗓子估计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但终究还是有些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聚拢过来。

任何时代的人都改变不了凑热闹这种习惯!

青有山慌不择路,撇下那个中年妇女掉头就跑,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妇女的眼中为什么会出现“惊恐”这种情绪,就算自己真的是采花贼,也不会老幼通吃吧?

不过这件事倒是给了青有山一个启发,那种微张着的嘴巴,那种惊恐的眼神,自己分明是见过的!

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住在胡同院里面的女人吗?

青有山咬咬牙,回想起那天的情形,和那张通缉令上面写的有些不同,自己是误闯人家闺房,不巧才看见她洗澡的,而且自己并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啊?还有,那也不是浴室啊!怎么看那个房间都像是一个书房,现在女的都这么喜欢胡诌了吗?这两点性质可是完全不同啊!

不过现在想来,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女人的话就是不能信!明明大家都说好不要声张,不要举报的,结果他妈的还是给自己举报了!

呸!

青有山啐了一口唾沫,拉低了自己的风帽,动作敏捷的朝着墙上越去,他回过头看了看,好像没人追他了,那个中年妇女也不见了踪影,他长舒了一口气,心跳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阿山!”有人在喊他。

青有山一惊,导致步伐一乱,差点从墙上跌了下去。

他转过脑袋一看,下面站着一个穿着灰色T恤,浅黑色胡须的男人,正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秦叔?”青有山一愣,“你怎么在这?”

“你在上面干什么?赶紧下来!”秦叔道。

青有山确认此人没有危险后,就纵身一跃,从墙上跳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斗篷,一脸尴尬的走到秦叔面前。

“臭小子,你在干嘛?”秦叔问。

“被人追杀啊!”青有山咧咧嘴。

“嘁!”秦叔的眼神变得有些鄙视,“年纪轻轻的,找个女朋友多好,闯什么女浴室?”

“诶!”青有山瞪大了眼睛,“秦叔,这别人不相信我就算了,你也不相信我,扎心了啊!”

“你闯了谁家的女浴室?”

“我真没闯女浴室!”青有山欲哭无泪,有苦说不出。

“那这档子事怎么扯出来的?”

“这……还不都是那天城管给搞得!”

“城管?”

“对啊!那天城管追着我们俩,然后我拖住了他们,结果他们全都追着我了,我就跑进了一个胡同院,不小心碰见一女的洗澡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青有山极力解释,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怎么纸上写的是你闯了人家的女浴室?”

“什么女浴室,那怎么看都是一个书房,里面横着一个屏风,我就想躲道屏风后面去,结果刚一扯开屏风,里面冒出一个女的在洗澡。”

“我靠!那女的长得漂亮不漂亮?”

“还行吧,我没仔细看,好像是挺漂亮的。”

“你小子他妈的赚了啊!”秦叔翘起一根大拇指。

“别别别!”青有山赶紧摆摆手,“您赶紧帮我想个对策吧,不然我在梧桐岛怎么混?小贩都没得当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秦叔忽然大笑起来,吓得青有山差点想要扑上去堵住他的嘴巴,“你闯的是谁家?”

“我不知道啊!”

“连地点都不知道?”

“这个好像我知道,在……”青有山移开眼睛,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伸出手指指着西边,“在那边!”

秦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那边?”

“怎么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你去和别人诚恳的道个歉就成了,反正你也没看见啥东西,这么点大的事情,没必要搞得那么夸张……”秦叔缓缓的说。

“道歉?”这下换青有山皱眉了,确实,自己的头像遍布整个梧桐岛是不太好的事情,必须得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做错了事情也确实要道歉,但是这件事实在是太尴尬了,碰见女生洗澡,这得怎么准备措词?

青有山抓耳挠腮,难道我真的要去道歉?

自己还把她当人质来着,那一圈男人当时恨不得把自己给吃了!再进去说是要道歉,说不定会被人摁在地上摩擦,还不定能将这张白纸通缉令给撤销了!

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啊!

可是再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一直藏着掖着也不是事,加上那个目标人物还没有浮出水面,这一阵子估计还得在梧桐岛上混着,人是要吃饭的嘛!

青有山低了下头,黑色的斗篷在微风中微微飘动。

对了!假如自己偷偷的潜入胡同院,先躲起来,然后找个时机和那个女人单独道歉不就行了?假如实在行不通,自己在翻墙跑出去!简直就是完美啊!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会给出怎么样的答复,但是绝对不能让同行看见了自己的通缉令,那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

大不了自己给她当牛做马,也不能让这张通缉令继续在梧桐岛蔓延下去!

说干就干,青有山咬咬牙,决定要和那个女人来一场“谈判”。

于是他告别了秦叔,然后朝着西面走了过去。

灰蒙蒙的天气让街道上的风景变得萧瑟不已,湿冷的空气钻入皮肤上面的毛孔,青有山的头发上面很快就结起了水珠,毛毛雨又下了起来,毛毛雨的杀伤力和大雨不同,它总是能让人错认为不会淋湿衣服,其实当你在雨幕中走了一会,浑身就已经湿透了,等你完全发觉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宽大的斗篷变得湿重起来,就像是一块湿淋淋的毛巾裹在了身上一样。

时间观念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主干道两侧的店家已经很早的亮起了灯,有的已经拉下来卷闸门,但是天光还是一副惨淡的灰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天黑。

梧桐岛的城市名叫梧桐镇,其实远远比一般的镇子要大的多,完全就是一个县城的模样,因为地势的关系,梧桐镇被分成了东西两边,为了方便,梧桐岛的居民称东边为东镇,西边为西镇,联系两个分镇的只有一条大马路,周围环海,景色宜人,海风一年四季都将马路包裹住,吹得人皮肤痒痒的,很多人都喜欢依靠在这条马路上的围栏上面看着日出和日落。

青有山绕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那个胡同院,梧桐岛很大,其实要想记住一个地方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现在的科技已经很发达了,出门都有手机导航,可怜青有山的手机定位不灵敏,总是颠倒东西,每次看地图都要看很久才能确定自己的方向和定位,谁叫这是个二手手机呢?等到有钱了,一定要换个高级一点的手机!

天色越来越暗,毛毛雨的雨势好像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大了,阴雨天气的天空像一个喜怒无常的孩子,谁也不知道它会朝着大地洒出多少雨水。

青有山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壁,朝着胡同院的后门走去,他是知道后门在哪里的,上次跃出胡同院的时候他偶然间观察过,后门很小很窄,只是一个房间门的大小,设计师应该也觉得这个后门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吧。

他勾着腰,缩着脖子,慢慢的推了推后门,他惊喜的发现后门果然没有锁起来,只是虚掩着的,从门缝中望去,宽敞的胡同院周围的房间纷纷亮起了灯笼和灯光,恍惚间,青有山觉得自己穿越到过去了,想不到这个女人还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生活环境啊。

忽然,左边的房间门好像吱呀响了一声,青有山心惊不已,赶紧回过身子撤了回门外。

一个中年男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他带着金框的眼睛,方正的脸上几撇胡须显得格外成熟,淡蓝色的西装撑的身材轮廓格外坚硬,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一个烟盒,从里面掏出一根烟叼在嘴边,点燃过后长吸一口,好像有些心事一样,眉毛压的很低。

青有山震惊的再也挪不开眼睛,很久他都没有出现过这种表情了,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赶紧掏出手机,点开相册,仔细确认了一下,那张脸……他在熟悉不过了!

二十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能在这里碰到“目标”!真的是有如天助!

青有山心中乐开了花,眼神也忽地凌厉起来,握了握腰间长刀的刀柄,裹在斗篷下面的身躯猛地绷紧,脸上也开始泛出兴奋所致的红色。

这下好了!二十万!近在咫尺,手起刀落,只要收下他的头颅!从此人生便可以迈向巅峰,房租水电!新款手机!吃香喝辣!若是有闲钱说不定还可以交个女朋友呢!

越想与激动,越想越激动,青有山的嘴角疯狂上扬!

就当他准备抽刀上前的时候,门内走出一个女人。

定睛一看,正是那个害的青有山声名狼藉的女人,她穿着灰色的卫衣,短的不能再短的**仔裤,甩着两根细长且直的腿,缓缓的从门内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毯子盖在男人的肩膀上。

“天气冷,你身体不好,少抽点烟。”女人柔声劝道。

我去!这男人还包养二奶啊!青有山心想,握着刀柄的手不经意的松了松。

“不用你管,我今晚就走了!”男人头也不回的厉声说,他站在屋檐的外面,面若冷铁。

“您……”女人的眸子低沉了一下,“其实我……”

“不用再说了!”男人依旧如铁,说完踏着步子朝着门外走去。

好机会!青有山蓄势待发!

忽然男人的脚步趔趄了一下,一个摇摆然后摔倒在地上。

“我去,这尼玛什么情况?腿都软了?”青有山心说。

女人赶紧冲了上去,一把搀住男人的胳膊,大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这是天大的好机会,怎么能放过?

青有山趁着空当,猛地冲到了女人的身后,腰间的长刀已经被握在手中,寒光闪闪,杀气凌人,即将手起刀落,脸上的笑容也格外狰狞。

忽然,他感觉到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朝着自己投射过来,于是他心里一惊,侧头看去,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露着上身,如同毒蛇一般目光正在扫视着他。

女人也感觉到异样,回首一瞥:“拿刀干什么?是救人啊!我爹晕倒了!”

青有山浑身一软,额头上汗珠如瀑而下,不过这个女人没有认出来他是谁,估计是这个大风帽遮住的缘故。

“嘶——”青有山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将长刀收了起来,赶紧道,“对对对,救人救人!”

他蹲了下去,老老实实的和几个汉子一起将地上的男人搀扶了起来,安静的等待女人下一步的指令。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爹搀到屋里去!”女人怒喊,应该是心中焦急万分所致。

爹?不是二奶?青有山心想。

女子看见这个奇怪的黑衣人还是呆若木鸡,恨恨的朝着他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卧槽!”青有山疼的龇牙。

也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野风,青有山的大风帽吹得落了下来,那张衰仔一样的邋遢脸一下子全部暴露出来。

“你!”女子捂住嘴巴,一脸惊恐的退了几步,“你是……”

完了!这尼玛玩完了!

延伸阅读

巴巴姆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6zxl.shtml
北京劝学成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隶属劝学教育集团,集团业务包括少儿六商素质教育、出版发行

一起溜吧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u0x2.shtml
一起溜吧国际轮滑俱乐部经过多年的努力奋斗,已形成集生产、销售、培训、竞赛、表演为一体

爱尔钙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6aee.shtml
上海华虹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旗下“爱尔钙营养品”按照“GMP”和“QS”要求建立了一套行

富士兴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a347.shtml
富士兴男鞋总部是单鞋、豆豆鞋、工作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衣贝洁干洗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j1m.shtml
衣贝洁干洗隶属于上海联圣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衣贝洁源于台湾,是台湾及

博锐设备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nk7f.shtml
博锐设备是压力传感器、称重传感器、流量传感器、扭矩传感器、力传感器、传感器、扭矩传感

优缦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x8sv.shtml
优缦床上用品总部是四件套、夏被、冬被、枕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千贝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dcj5.shtml
千贝手机壳总部创办之初,坚持“价格只能取得优势,质量才能赢得市场”的产品观,为消费者

朗阁雅思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6k0c.shtml
朗阁雅思是由朗阁教育集团一手打造的机构,其开设的特色包括魔耳创意的教学方法、科学的学

佑脑教育加盟  http://www.hnlexing.com/33v.shtml
佑脑教育成立于2008年,致力于4-18岁中小学生右脑潜能开发和学习能力快速提升,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神兽带我飞之第九章(9)

    外头的闷热被车厢阻隔,下了车才发现外面闷热的很,空气里弥漫着一层水汽,看样子是要下雨了。白玲拿下箱子,临走前没有带伞,只好想着能快点到住的地方。又想到自己好像什么也不知道,叹了口气,盯着自己手上的小黑镯,两秒钟后还是没有动静只好放弃了。不知道金角什么时候才醒过来,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可哪儿都不认识啊。箱

  • 暴力至尊在线阅读第3章

    医院内,王队接到电话说有关部门已经派人来接手,于是他和小刘就在病房内耐心等待,在等了2个钟头后,接手的人才姗姗而来,一番交涉之后,李华了解了男子的情况,简单观察后发现男子果然有古怪,没有呼吸和心跳,身体却依然完好,一天过去了男子的皮肤依然保持弹性,如果说他死了,那尸斑早就遍布全身,他的全身没有新陈代

  • LOL之最强剑豪之年度超甜CP计划(1)

    第二天是圣诞节。也是几位嘉宾揭露自己职业身份年龄的录制日。江时醒来时,天色蒙蒙亮,才清晨五点。他揉了揉蓬松的头发,垂眸盯着在面前盘旋的亮点,面无表情:“忘了问,你们指挥官为什么让你跟着我?”“我、我可以检测到星星的本源亮点。”“有什么用?”“就可以转换成数值,跟您汇报任务完成的进度。”“哦。”男人点

  • 穿去异世种田后我膨胀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5章

    金主大人要找‘真凶’,他们这些人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查呗。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这事只能在暗中进行,于是接下来几天,苏渃细心的感受到剧组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她只以为是由于陆亦远赖在这里不走的原因,没有多想。是的。没错,陆亦远那家伙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好好的公子哥不去泡吧飙车一掷千金,每天就像个刚入行的小明

  • 命之崖在线阅读第1章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青云下,一位稚童御剑飞行,顺江而下。只见他身穿洁白如雪的绸袍,头带羊脂白玉的发簪,脖子上挂着碧绿的玉佩,唇红齿白,缥缈出尘。此童名唤风云初,是仙圣家族风家当代族长的独子,天赋惊人,具有极其罕见的纯灵圣体,年仅六岁,便已经聚源成功,达到气象境五层!不过也正是由于他体质的特殊

  • 装太后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我应该往好的地方想。这应该…,这应该是……,对我的一种考验,没错!!这应该就是对我的考验。这样想着`高飞不知不觉就感觉好像又再次充满了力量。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又再次充满了期待。不过怎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好饿,饿的都眼冒金星了`腿也已经走的有些麻木掉了。(大家想想走了一天完全是在

  • 我家超市通大唐风雪夜归人(1)

    郎君见我犹怜,我见郎君已晚,空负黄梁一梦,俱是梦醒成空。谁人抽身退步早,痴儿还在梦里笑。三千亘古江楼月,俱照白骨化荒草。郎君可知妾真心,只恨相见不是早!陈梓欣又弹了一夜琵琶,而后上海头牌一夜之间关门谢客,渐渐没了消息。很快另一个头牌便补了上去,更是无人再提陈梓欣,连叹息疑惑也没了。一弹琵琶三十年,一

  • 仙情恩怨录之人栽繁木木蔽人(7)

    “是……”倚歌顿了顿,“楚皇室一直对外宣称楚翼王体弱多病。不,应该说是,楚翼王一直表现的体弱多病,甚至不怎么有人见他从王府中出来,就连大臣也不全识得他。但楚王却格外宠着他。这次,好像跟他前一段进了一次宫有关。但他出现的次数太少,在翼王府安插人手,太难。”“楚翼王……他既活着就总要接触别人,这种事情应

  • 我,苏明哲,不差钱!在线阅读第五章

    “师妹,你醒啦,身体好不,那些坏人竟然欺负你,实在是太坏了,俺要去揍他们,小师弟不让俺去,说是要等你醒了,你现在醒了,那俺就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走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块头很大,另一个则显得淡薄了一些,而喊话的就是那个大块头,也是仙宇琉璃的大师兄仙宇宗道。而在仙宇宗道身边的那个较为单薄的少年,

  • [综]心之所向gl他强你要比他更强

    让夜云郁闷的是,这匹头上长角的傻马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竟然老是朝着荆棘林里乱窜,马皮躁肉厚到是没什么,但是可怜了细皮嫩肉的夜云身上全都被划出一道一道的血痕。这马烈性很大,只能靠武力降服。直到小马跑到了一块平地的时候,夜云猛然出手抱着马的脖子,身子一番,一股大力涌去,马也随着夜云的动作朝着地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