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英美]非常规影后之第七章(7)

作者:霜序初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天,阿里和卓带着他的含香公主,抵达了紫禁城。

宫门大开,鼓乐齐鸣。乾隆带着阿哥、亲王、王公大臣们迎接于大殿前。

维族的音乐响着,阿里和卓一马当先。车队、马队、旗队、乐队、骆驼队、美女队、卫队一一走进宫门。在这浩大的队伍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顶充满异国情调的轿子了。轿子是六角形的,有六根金色的柱子,柱子上面,是蓝色镂金的顶。轿顶下面,没有门,垂着飘飘似雪的白纱。白纱帐里,含香穿着红色的维族衣服,头戴白色羽绒的头饰,丝巾蒙着嘴巴和鼻子,端坐在车子正中。两个维族的女仆,一色的紫衣紫裙,坐在含香的身边。含香衣袂飘飘,目不斜视,坐在那儿,像是一幅绝美的图画。乾隆不由自主,就被这幅图画给吸引了。

车车马马停下。阿里和卓下马,轿子跟着停下,维娜和吉娜扶下含香。

哼里和卓带着含香及所有队伍,就一跪落地,说道:

“臣阿里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随从,就众口一词地跟着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隆很有气势地迎接上前。

“阿里和卓不要行大礼,远道而来,辛苦了!”

阿里退后一步,把含香带到乾隆面前。

“这是小女含香。”

含香双手交叉在胸前,弯腰行回族礼,说道:

“含香拜见皇上!”

乾隆顿时觉异香扑鼻,好像置身在一个充满花香的世界里。那股香味,像桂花和茉莉的综合,芬芳而不甜腻,馥郁而不刺鼻,香得清雅,醺人欲醉。乾隆觉得惊奇极了,难道兆惠说的,维族有个著名的“香公主”竟是事实?他好奇地看着含香,但见那丝巾半遮半掩’却掩不住那种夺人的美丽。那对晶莹的眸子,半含忧郁半含愁,静静地看着他。乾隆和含香的眼光一接,心里竟然没来由地一荡。他慌忙收束心神,对阿里和卓说道:

“阿里和卓带了什么香料来?怎么有这么奇妙的香味?”

“小女生来带着奇香,所以取名叫含香。”

乾隆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惊喜地看着含香。

“哦?原来,这就是有名的‘香公主’了!”乾隆大感兴趣,想再仔细看看含香,奈何含香已经把头低垂下去了。乾隆就掉头介绍:“这些是朕的儿子们!那些都是王公大臣!”

永琪和尔康也站在众人之中,惊奇地沐浴在那股异香里。永琪就率领阿哥们迎上前去,弯腰行礼:

“恭迎阿里和卓和含香公主!”

乾隆高兴地嚷着:

“大家都不要多礼了!进宫赐宴去!”

当晚,在皇宫的大戏台,有一场盛大的迎宾会。戏台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戏台下面,许多桌子,已经坐得满满的。这场盛会,宫里上自太后,下至王妃格格,几乎全部参加了。乾隆、阿里带着亲王大臣坐在正中一桌。太后带着皇后、令妃和其他妃嫔们坐一桌。晴儿依然坐在太后身边。

紫薇和小燕子、格格们坐在一起。

永琪、尔康和阿哥贝勒们坐于另一桌。

戏台上,乾隆点了一出热热闹闹的“大闹天宫”,孙悟空正在戏台上翻翻滚滚。锣鼓喧嚣地响着。阿里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戏码,不住拍手叫好。大家跟着鼓掌,掌声雷动。

永琪和尔康坐在一块儿,永琪看了看晴儿,低声问尔康:“晴儿的事,你‘备案’没有?”

“还说呢!‘备案’了,害得紫薇东想西想,还哭了一场。”尔康回答。

“唉!女人,实在让人难以捉摸。”永琪不解地说,“你被很多人看中,应该是她的骄傲才是,怎么会哭呢?”

“别说得轻松了,如果这个回疆公主看中了你,你看看小燕子会怎样。”

永琪立刻不安起来,说:

“不会那么凑巧吧!看上你的可能比较大一点!”

“哪有这种事,兄弟两个都被人家选中?”尔康立刻也不安起来,“反正,我这次躲得远远的,什么都不出头就对了!”“大闹天宫”已经演完,演员跪了一地,山呼万岁。

乾隆鼓掌,兴高采烈地喊:

“赏!”

早有太监送上赏赐。演员伏地谢恩,退了下去。

阿里就转头看着乾隆,说道:

“下面是小女献给皇上的舞蹈了!是我们的民族舞蹈,粗俗简陋,不成敬意,请皇上随意看看!”

乾隆带笑,兴味盎然。

这时,乐队换了回人。回族音乐骤然响起,大家感到新奇,全部精神一振。

台上,许多孔武有力的男性,*着胳臂,穿着红色背心,随着鼓声,舞出场来。鼓声隆隆,舞者满台飞跃,充满了“力”的感觉,让人看得目不暇给。然后,含香被几个武士抬着出场,一色白衣,依然用白纱半掩着面孔,到了台中央,含香翩然落地。在众多男舞者的烘托下,随着音乐,婀娜多姿地舞了起来。

鼓声乐声号角声,充满异国情调,含香袅袅娜娜,舞动得好看极了。白纱飘飘似雪,在众多男性中,更有女性特有的妩媚,显得出类拔萃,翩然若仙。

太后看得发呆了,对晴儿说:

“这个回疆的舞蹈,跟咱们的舞蹈,真是大大的不同!我从来不知道男人也可以跳舞!”

晴儿看看台上,点点头,解释地说:

“老佛爷,他们是特地设计过的!‘力’和‘柔’都是美,他们很巧妙地把这两种美糅合在一起了!有‘力’来陪衬,那份‘柔’就更加凸显。咱们有句成语说‘柔能克刚’,大概就是这样了!”

皇后急忙夸赞:

“晴儿真是聪明!给你这样一解释,咱们才看懂了!确实如此呀!”

太后宠爱地看晴儿,接口:

“原来这舞蹈,也要‘会看’才行!”

“谢老佛爷和皇后娘娘夸奖!”晴儿微笑起来。

太后看看晴儿,情不自禁,就转头去看紫薇和小燕子。

小燕子目不转睛地瞪着台上,看得发呆了,忍不住跳起来喊道:

“哎呀!那个含香公主,简直美得不得了,了不得!”

紫薇慌忙按住她,警告地说:

“你欣赏就好了,不要那么激动,老佛爷在那边看着我们呢!”小燕子悄悄看了太后一眼,撅着嘴说:

“她真奇怪,这么好看的舞蹈她不看,看我们干什么?”紫薇很不安,不时去看晴儿,看到她和太后有说有笑,心里漾着异样的感觉。

小燕子吸了吸鼻子,问紫薇: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好奇怪的香味?”

紫薇回过神来,也深呼吸了一下,说:

“我听尔康说,这个公主在新疆大大有名,是新疆最美的美女,而且‘天赋异秉’,不用熏香,身上就会自然地带来香气!”小燕子好惊讶,问:

“真的吗?这个‘天府的什么饼’,咱们能不能也买两个来吃吃?”

紫薇听到小燕子把“天赋异禀”解释成“天府的饼”,就忍不住微微一笑。小燕子不知道她笑什么,就傻傻地跟着笑。太后对紫薇这桌投来不满的注视。

皇后把握机会,赶紧对太后说:

“老佛爷,您瞧见了吧?这种场合,民间的格格就不如正牌的格格了!说说笑笑,指手画脚,没有片刻的安静!”

太后点头不语。令妃看了皇后一眼,面对这样的挑拨,她敢怒而不敢言。心里,着实为紫薇和小燕子捏把冷汗。

乾隆这桌,乾隆看得简直忘我了,眼睛瞪着台上,对阿里说道:

“阿里和卓!你这个公主,朕已经听兆惠将军提过好几次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实在美得不像人间女子!朕自认见过的美女,早已车载斗量,可是,像含香这样的,还是生平第一次看见!”

阿里一脸的笑,说:

“她是我最珍贵的女儿,也是我们维吾尔族的宝贝。她出生的时候,天空全是彩霞,香味弥漫,我们的星象家说,回部的贵人降生了!”

乾隆盯着含香,目不转睛:

“是吗?”

含香的舞蹈,越舞越生动,越舞越曼妙,音乐也越来越强烈。

一段激烈而美妙的舞蹈之后,含香突然舞到舞台正中,对着乾隆匍匐在地。那些男舞者全部整齐划一地跪倒,音乐乍停。

乾隆为之神往,愣了半晌,才忘形地站起身来,疯狂鼓掌。

太后和大家也都鼓起掌来。小燕子把手掌都拍痛了。

乾隆忍不住走上前去,亲手扶起含香。

“起来吧,含香公主!”

含香起身,低垂着头。

乾隆柔声说道: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含香被动地抬头,神色中有一股凄绝的美丽。乾隆被这样的美丽震撼了。

阿里走到乾隆身边,凝视乾隆,正色说道:

“皇上!为了表示我们回部对皇上的敬意,如果皇上喜欢,我把我这个珍贵的女儿,就献给皇上了!”

阿里和卓这话一出口,满座惊愕。

令妃变色,皇后变色,妃嫔们全部变色,太后也震住了。

尔康和永琪相对一视,两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乾隆一怔,接着,就大喜过望了。

“阿里和卓,这话是真是假?”

“如果不是诚心诚意,也不会千山万水,把含香带到北京来了!”阿里诚恳地说。

乾隆再看含香,不禁仰头大笑了:

“哈哈哈哈!阿里和卓!朕交了你这个朋友!你的礼物太珍贵了,朕会把她好好地珍藏着!朕向你保证,你永远不会后悔这个决定!”就回头大喊,“拿酒来!”

太监急忙捧上酒壶酒杯,斟了两杯酒。

乾隆亲自递给阿里一杯。

两个酒杯在空中一碰。乾隆兴高采烈地说道:

“干杯!大清朝和回部从此休兵!再不打仗了!”

阿里兴冲冲接口:

“和平万岁!”一仰头,干了杯子。

“是!和平万岁!”乾隆也干了杯子。

含香站在那儿,眼神是壮烈的,凄绝的。

小燕子被这个状况,惊得半晌回不过神来,等到回过神来,就气得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个公主的野心最大,她看上的居然是皇阿玛!”

乾隆留下了含香,这件事带给宫里的震撼实在不小。回部,无论如何算是异族番邦,怎么把一个番邦女子留在宫廷?太后心里不满,嘴里不能说什么。皇后又妒又恨,宫里的大眼中钉、小眼中钉已经数不清了,居然还来了一个含香公主!其他妃嫔,当然个个有个个的怨,个个有个个的伤感。但是,其中最是愤愤不平的,居然是小燕子!

“我就不明白,皇阿玛已经有了二十几个老婆,怎么还不够?看到那个含香公主,依旧色迷迷!你看,人家一场舞蹈,他就动心了!怎么可以这样?令妃娘娘快要生产了,他也不关心吗?”

“或者,他是为了解决回疆的问题,只得这样做!人家路远迢迢地把公主‘献给’他,他也拒绝不了吧!”紫薇勉强地解释。

“你别傻了!你看皇阿玛,哪儿有一点点想拒绝的样子?他一听到阿里和卓说把含香‘献给’他,他就‘快乐得像老鼠’了!紫薇,你说男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管什么地位,什么身份,都是见一个爱一个?尤其可恶的是,他们要女人什么‘唯一’,什么‘到底’,自己就可以左讨一个老婆,右讨一个老婆……真气死我了!”小燕子的生气,在看到令妃的病容和失意时,就涨到了最高点。

原来,这天,小燕子和紫薇来看令妃,原是想请求令妃允许她们出宫去。进了延禧宫,就看到令妃靠在躺椅上,脸色苍白,无精打采,一股病恹恹的样子。腊梅、冬雪和宫女们围绕着她,送茶的送茶,端药的端药。

小燕子和紫薇,看到这种情形,就惊讶而担心地扑了过来。

“娘娘,你不舒服吗?”紫薇关心地问。

令妃叹了口气,说:

“最近累得很,身子越来越沉重,心情也不好。这几天,不知怎的,吃不下东西,头也晕晕的!”

紫薇把手放在令妃额上,惊呼起来:

“娘娘!你在发烧呀!有没有传太医?”急忙喊,“腊梅!冬雪!怎么不给娘娘传太医?快宣太医进来瞧瞧!”

“娘娘不让传!说是躺一躺就好!”腊梅说。

令妃拉住紫薇,说:

“你不要小题大做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没事,真的没事!发烧是因为有点着凉,现在肚里有孩子,不敢随便乱吃药。太医来了,也是开那些滋补的药,不如不要惊动太医,免得传到太后耳朵里,又说我故意引人注意!”

“可是……如果有别的病,怎么办?”紫薇问。

“娘娘就是情绪太坏了,都不肯吃东西,两位格格,快劝劝娘娘吧!”冬雪说。

小燕子看着令妃,心里同情得不得了,义愤填膺地说:

“我知道娘娘在烦什么,别说娘娘了,我也跟着生气!就算是‘生姜公主’,又怎么样嘛?就算吃过什么‘天府的饼’,会浑身香,又怎么样嘛……”

令妃一听这话,好紧张,急忙阻止:

“嘘!你小声一点,不要给我惹麻烦!我什么话都没说,你就在这里嚷嚷,别人听了,还以为我在发牢骚呢!”

紫薇就在令妃床前坐下,伸手紧紧地握住令妃的手,诚挚地说:

“娘娘!你不要难过,你心地仁慈,待人宽厚,上天一定会给你特别的眷顾。我一直相信,皇阿玛是个性情中人,他不会辜负你。事实上,你在他心里,一定有不可磨灭的地位。”

令妃很感动,眼睛湿湿地看着紫薇,语重心长地接口:

“紫薇,你真是一个贴心的好人儿。你那么了解,几句话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只是,对任何女人来说,‘不可磨灭’的地位还不够,女人需要的,是‘不可取代’的地位啊!”

令妃这句“不可取代”,说出了所有女人心里的渴求。紫薇看着令妃,想到她贵为王妃,却要忍受这种失落,心里就深深地痛楚起来。由令妃身上,就联想起自己的亲娘,那十几年的等待,是怎么度过的呢?为什么聪明如皇阿玛,却要处处留情,处处负心呢?紫薇挖空心机,想安慰令妃,就深思地说:

“我想起皇阿玛以前,谈到我娘的时候,说过两句话。他说,身为一个男人,也有许多无可奈何。‘动心容易痴心难,留情容易守情难’!当时我不懂,现在,有些懂了!大概男人,就是这样的吧……”

紫薇话没说完,小燕子已经叫了起来:

“什么动心不动心,痴心不痴心?反正,就是为他自己的不负责任找理由!以前对紫薇的娘是那样,现在,对令妃娘娘又是这样……”

令妃一把蒙住了小燕子的嘴。

小燕子咿咿唔唔,还要说话,半天,才挣脱令妃,气呼呼地问:

“皇阿玛这几天都没有过来吗?”

“他去宝月楼都来不及了,哪有时间过来?”令妃说。

小燕子一吓地跳起身子,嚷着:

“宝月楼?”

是的,乾隆在宝月楼。但是,他并没像小燕子想象的那样,软玉温香,卿卿我我。相反,他正满怀挫败感,满心郁怒,背着双手,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含香仍然穿着她那身回族服装,站在窗前,遥望窗外,一股遗世独立的样子。维娜、吉娜和宫女们站立在四周。房里充满了某种紧张的气氛,大家都屏息而立,鸦雀无声。

乾隆走了半天,猛地站在含香面前,把她的身子一下子拉转,让她面对着自己,盯着她的脸,他大声说:

“你到底在别扭什么?进宫这么久,只有你爹来看你,你才说话!对于朕,连说几句话都吝音!你不要以为你是维吾尔族公主,朕就会对你百般迁就,你再不顺从,朕就摘了你的脑袋!”维娜、吉娜和宫女们,看到乾隆发怒,都惊怕起来。

含香却定定地看着乾隆,一副无畏无惧的样子,依然一句话都不说。

乾隆重重地摇着她,大吼:

“说话!朕受不了你这种样子!你到底有什么事不满意?”

含香依旧沉默,大眼睛里,那种深邃与孤傲,让乾隆在震怒之余,依然不能不眩惑。他压制了自己,忍耐地说:

“含香!不要考验朕的耐心!你已经从新疆到了北京,新疆离你很遥远了!你再怎么看,也看不到你的故乡了!如果你那么想家,朕可以为你造一个回族营,允许你在宫里,过着回族的生活,信奉你的伊斯兰教!就是你不愿意穿满族的服装,行满人的礼仪,我都可以依你!可是,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太过分了!”

含香依然沉默。

乾隆忍无可忍了,再度提高了声音:

“你听得懂朕的话吗?要不要朕找一个翻译来?再不说话,朕就不客气了!朕有无数嫔妃,哪一个像你这样傲慢!”

含香终于开了口,声音冷冰冰:

“不用找翻译!我听得懂。我爹早就训练我说汉语,好把我献给你!你这些天说的每句话,我都懂。你的承诺,我也懂!”

“那么,你还别扭些什么?”

含香直视着乾隆的眼睛,语气坚然而坚决:

“皇上!我坦白告诉你,到北京来,不是我的本意!我们维吾尔族,在你的攻打之下,已经民不聊生!我爹为了维族千千万万的老百姓,要我以族人为上,牺牲自我。我没有办法违背父亲,更没有办法不去关心我们的族人,所以,我来了!可是,虽然我来了,我的心没有来,它还在天山南边,和我们维吾尔族人在一起。”

乾隆一震,不禁深刻地凝视含香。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虽然顺从了父亲的意思,来了北京,却不准备把你自己献给朕?”

含香一叹:

“既然我来了,我就准备服从我的父亲,把我自己献给你!可是,我管不了我的心,你也管不了我的心!你如果要占有我,我无法反对,但是,要我说什么好听的话,我一句都没有!我早已把生死都看透了,还在乎我的身体吗?皇上!随你要把我怎么样,我反正无法反抗,你可以为所欲为!”

含香说着,就把眼睛一闭,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乾隆看着这样的含香,不知怎的,在极大的挫败感中,竟然生出一种敬佩的情绪,觉得没有办法去玷污她。他看了好半晌,一拂袖子说道:

“哼!你说了这么多,朕如果占有了你,朕和一个强盗又有什么两样?好!你这样不情不愿,朕也不勉强你!朕要等着,等你屈服的那一天!”

乾隆说完,气冲冲地掉头就走。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太监大声通报:

“还珠格格到!紫薇格格到!”

乾隆一怔。小燕子和紫薇?她们到宝月楼来做什么?乾隆还没回过神来,小燕子已经冲进门,后面跟着气急败坏的紫薇,正试图拉住小燕子,一路喊着:

“小燕子!我们回去吧!不要打扰皇阿玛……”

小燕子哪里肯听,已经直冲到乾隆面前,挺着背脊,怒气腾腾地大嚷:

“皇阿玛!你有了这个含香公主,就忘了令妃娘娘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公主跟你从来就不认识,令妃娘娘已经跟了你这么多年……”她指着含香,“她除了年轻漂亮以外,哪一点可以和令妃娘娘比?你一天到晚教育我,说是做人要真诚,要负责,你这是真诚吗?是负责吗?你让我写了一大堆大道理,什么《礼运大同篇》,都是废话吗?”

乾隆正在怒火攻心、充满挫折的时候,突然被小燕子冲进门来,已经怒不可遏;再听小燕子一阵抢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顿时大怒,一拍桌子,怒喊:

“放肆!这儿是你可以随便闯进来的地方吗?这些话是你可以说的话吗?你居然敢这样指责朕,你疯了?”

小燕子仰着脸,不顾一切地喊着:

“皇阿玛!我是放肆,我是疯了,因为我‘路见不平’,忍不住了!就算我没刀,我也要试一试!这些话我不说出来,是我对你的不忠!我学了一堆大道理,总归是‘忠孝节义’四个字!你负了令妃,是你对令妃不忠,你已经对好多好多女人不忠了,总该有个‘开始’……”

乾隆气得发抖,怒吼:

“住口!”

小燕子依然大喊:

“我不住口!你应该以身作则,动不动就吼我,就用‘摘脑袋’来压我,怎么会让我服气……”

乾隆气极,扬起手来,就给了小燕子一个耳光。

小燕子怎么也没料到,乾隆会打她,往后一退,用手捂着脸,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乾隆,目瞪口呆。

紫薇也惊得睁大眼睛。

含香也看得呆住了。

好半天’小燕子才不相信地、讷讷地开了口:

“皇阿玛……”才喊了一句,眼泪立刻夺眶而出,滴滴答答往下掉,“你打我?你打我?我……我……”

小燕子说不出话来,一转身,飞奔而去。

紫薇抬头,定定地看着乾隆,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皇阿玛!我一直以为,你有一颗宽大而仁慈的心!我好敬佩你,我好崇拜你!小燕子对你也一样。每次,当皇后娘娘对我们‘掌嘴’的时候,你表现出来的心痛,简直让我震撼!现在,为了这个公主,你居然让那个慈爱的爹消失了……”

紫薇的话也没说完,眼泪一掉,她说不下去了,一转身,追着小燕子而去。

乾隆看着两个格格的背影,睁大眼睛,整个人都震住了。

小燕子挨了打,心都碎了。她没法安置自己破碎的情绪,就一口气跑到景阳宫去找永琪。紫薇和尔康也跟着来了。

“永琪!”小燕子悲痛地喊着,“我后悔了!管他是还珠格格还是还珠郡主,我都不要了!我是过来跟你说一声,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皇阿玛今天打了我,我就再也不当他的女儿,也不当他的媳妇了!我跟你分手,你另外去找一个老婆,再见!”小燕子喊完,转身就跑。

永琪大惊,一把拦腰抱住她,着急地说:

“你不能因为皇阿玛打你,你就惩罚我呀!你走了,要我怎么办?我们已经定了亲,两个人都发过誓,这一生要守在一起,现在,为了一个耳光,你就把那些誓言,通通忘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

小燕子拼命挣扎: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没有办法再待在这个皇宫里!我一定要走!再待下去,我迟早会疯掉,要不然,也迟早会给皇阿玛杀掉……”

紫薇急忙上前劝解:

“小燕子,不要这样!我们大家研究研究,你不要冲动嘛!五阿哥说得对,你不能因为和皇阿玛生气,就迁怒到五阿哥身上!”

尔康也帮着劝:

“就是就是!想想我们几个,是怎样走到今天的!想想劫狱的时候,我们抱着必死的心,回到皇宫来见皇上,我们那样坦然地面对过生和死,现在,竟然不能面对一个耳光吗?”

小燕子激动地喊:

“你不懂,这个耳光是多么严重!”

“我懂,我懂!”紫薇一迭连声地说,“皇后娘娘打了我们好多次,我们只是生气,不曾伤心,因为我们根本不爱皇后。现在,皇阿玛动手打你,是真正打到你的心了……”就紧紧地握着小燕子的手,“小燕子,他不只打痛了你,他也打痛了我啊!”

“那么,你跟我一起走!”小燕子盯着紫薇,“那个爹,让他去当生姜驸马!我们都不要认了!反正,他那么无情,连令妃娘娘他都可以不管,对我们两个,他也不会喜欢多久的!”

尔康急了,赶紧说:

“小燕子,你一定要弄得天下大乱吗?我们能够挣到今天的局面,是经过了多少风浪,好不容易拼出来的成果。大家都要珍惜一点才好!你怎么可以轻易说出‘分手’两个字?实在太残忍了!”

永琪被尔康说到心坎里,喊道:

“是呀是呀!我可以对你坚定不移,你就不能为我受一点委屈吗?想当初,为了你,我宁愿抛弃阿哥的身份,跟你天涯海角去流浪……”

小燕子大叫:

“对了!就是这句话!现在,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去流浪?你不要当阿哥,我不要当格格!就算穷死,我们一起讨饭去!”永琪一怔,面有难色:

“不是我不肯,而是……真有这么严重吗?”

“就有这么严重!就有这么严重!就有这么严重!”小燕子一迭连声地嚷,“你舍不得‘阿哥’的身份,就算了!让我走!让我走……”

永琪把小燕子死死地抱住。

“我怎么可能让你走?”

尔康把紫薇的手一拉,两人很有默契地避到外面去了。

永琪见到房中无人,就紧紧地拥住小燕子,在她耳边诚恳地、深情地说道:

“小燕子啊!我答应你,只要有一天,我认为真的很严重,我一定为你抛弃阿哥的身份!什么富贵荣华,在我看来,都不如你的一颦一笑!我是这么深刻地爱着你,你受了一点点委屈,对我都是打击!可是,现在并没有到那个地步,我们这一群人,紫薇、尔康、柳青、柳红、尔泰、塞娅,还有金琐,我们都是一体,能够团聚在一起,是多么可贵的事!怎么可以把这种团聚给破坏掉呢?你就是不在乎我,也该在乎他们吧!”

小燕子听到永琪这么热情的话,心就软了下来,感动得稀里哗啦:

“谁说我不在乎你?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呀!”

永琪心头一热,说不出来的震动,拥着小燕子说:

“哦!小燕子,好好听的一句话!好珍贵的一句话!为了这句话,为了我,包容皇阿玛吧!别让他的私生活,来破坏我们的未来,那就太不值得了!”

永琪说完,就俯身吻住了她。

小燕子搂着永琪,依偎在他怀中,在这样的柔情蜜意下,终于平静了。

在景阳宫的院子里,紫薇和尔康也在谈论着这件事,尔康忍不住埋怨紫薇:

“你怎么不拉住她?居然让她到宝月楼去大闹?你想想,皇上这一生,有多少女人?宫里,名正言顺的嫔妃,就有二十五个,宫外还有好多。你的娘,也是一个。这世界上没有完人,如果说皇上也有弱点,大概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了!你想,小燕子当着那个公主,跟皇上又吼又叫,让皇上的面子往哪儿搁?她不是自己去讨打吗?”

紫薇懊恼地说:

“我怎么没有拉住她?你也知道,小燕子力气大,我拉也拉不住!但是,皇阿玛自己先不对了,还要打人!我对他也好生气。你没有看到令妃娘娘,那么苍白,那么伤心,怀着孩子,还在发烧……皇阿玛居然不闻不问……”说着,就抬眼看尔康,困惑地问,“男人有权利让一个女人为他生儿育女,再让她心碎吗?我看着令妃,就好像看到了我娘!”

“不管男人或是女人,都没有权利让对方心碎吧!”尔康心中一动,有件心事,放在心里已经很久,正好借这个机会说说清楚,就定睛看紫薇,“我们来改变这些陋习,好不好?上次和你的话只说了一半……”

紫薇猛地打了一个寒战,反射般地说:

“你要说金琐?”

“你怎么知道?是的,金琐……”

“不行不行!”紫薇急忙摇头。

“什么东西‘不行不行’?”

“你不能不要她!”紫薇急促地说,“你的心意,我已经了解了!可是,她早已认定了你,对你死心塌地了。你当初答应了我,要收了她,你就要实践你的诺言!”

“那个‘答应’,是权宜之策呀!”尔康诚恳地说,“当时,你正在生死关头,几乎是‘临终托付’,我知道那把刀再不拔出来,你就活不成了!那种状况下,我除了说‘是’之外,没有选择。但是,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思考,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把金琐收房,根本是个不忠不义的行为!你看,你为了皇上冷落了令妃娘娘,那么难过!那么,你要我将来冷落你,还是冷落金琐?看到皇上,就该知道用情不专,是一种罪过!紫薇,我们不要再重复这种罪过吧!我心里只有你,哪儿还有位置去容纳金琐?她和我们生死与共,也是我们大家的亲人啊!我们该为她的幸福着想,她有权利追求属于她的‘情有独钟’,是不是?”

紫薇听了这篇话,不能不震动,不能不感动,不能不承认尔康于情于理,都是面面倶到。只是……只是……金琐会怎么想?她痴痴地看着尔康。

“是!你说得有理!让我好好地想一想。”

尔康也痴痴地看着她:

“好吧,我们不谈这个,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就好了。还是谈谈我们吧。皇上那天警告我们不能随便去漱芳斋,太后对你们两个心存猜疑,皇后依然充满心机……紫薇,这个时候,我们实在不能横生枝节了!你要劝着小燕子,对于含香公主的事,少管为妙!你想,那是皇上的私事,管也管不了呀!”

紫薇深深点头:

“你说得对!”想想,忍不住悄眼看尔康,“还有……那个晴儿……”

尔康立即打断了她:

“晴儿什么?我心里只有紫薇!”

紫薇凝视他,接触到他那样深情、那样温柔、那样坚定的眼光,她就意乱情迷起来,眼中只有尔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延伸阅读

花妖客栈在线阅读电视里面的人是你吗?  http://www.dj13.cn/6fw5.shtml
陈恪回到家中之后,已经快要中午了,手臂还有点发酸发涩,想来是刚才用力过猛了,揉了揉之

[大唐]公主万安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dj13.cn/584.shtml
“如果你真的能跟我一样就好了呢,想必会很好玩。”就如同来时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只

新兰恋情在线阅读不可避免的日常  http://www.dj13.cn/n31l.shtml
视线转到爱情公寓,众人正在吃着胡一菲做的蛋炒饭。展博吃了一大口,抿了一下嘴,咀嚼了一

神魔大陆之青龙传说之第八章(8)  http://www.dj13.cn/br8u.shtml
晴空之下,两辆奔驰在公路上匀速行驶。奔驰所过之处,游荡的丧尸被滔天烈焰燃成灰烬,被狂

诡宝禁忌元素大陆  http://www.dj13.cn/au6p.shtml
在这片美丽而又广阔的大陆上,有这三方势力,分别为魔族,人类以及邪宗,魔族并不是人类,

请叫我齐天大圣孙悟空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j13.cn/s1ij.shtml
浩瀚宇宙中一艘直径千米的圆盘装宇宙飞船正以超越光的速度行驶着,即使以宇宙为背景来说,

玄幻:太有钱怎么办在线阅读神奇宝贝中的穿越者  http://www.dj13.cn/nvw4.shtml
“哎呀。”阿尔托莉雅转头看了看绿色洞窟,又把头转了回来。也冲进了huang色洞窟。“

网游三国:最强NPC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dj13.cn/gxhs.shtml
白义全没有回答燕鸿羽的话,反而朝关忆安道:“丫头,想学吗?”早在第一刀的时候,她就已

一世长河星落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dj13.cn/pkcm.shtml
年节刚过,锦州府浓郁的年味还未散去.繁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除却几个夜宿在外凌晨方归

神武大陆风云录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j13.cn/g0to.shtml
菜月昴拿起一旁的大木棒,朝着食肠人冲了过去。一挥『miss』再一挥『miss』但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我的女朋友不可能这么傲娇在线阅读第三章

    画屏道:“为什么我们能唤醒你,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她是天生的双生体,万年难得一见的体质,拥有双生体的人,可以与另一个灵魂共存,这就是你重生在她体内,没有完全占据夺舍她的原因。我是一株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我不断吸取神子的魂魄,否则早已陨落。命运轮回,一切皆有上天安排,你和她就是上天安排来唤

  • 黄泉路之混世天师在线阅读1

    天睿**总裁办公室:我穿着白色长袖针织衫蓝色牛仔裤搭配着白色呢大衣外套,脚踩白色平底鞋,三千青丝发被绾成花苞头,手上戴着白玉手镯、白玉戒指,脖子上戴着白玉吊坠,耳朵上戴着白玉耳环,头上戴着白色贝雷帽,我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坐在沙发上等人,陆云轩打开门走进来看见我愣住了,阴转多云转晴的温暖微笑对我说道:

  • 「魔道祖师-薛晓」 愿你星辰常相伴在线阅读第8节

    “晶晶,你既然再世为人,为何重入魔道”?‘还不是为了这个臭猴子你,你也转世了,如果我不恢复法力,万一找不到你我不知道自己又要等多久”。唉,大圣叹了一口气道:“晶晶,你错了,我没有转世,天道至公,当年我打闹地府强撕生死簿,已经不能轮回转世了。我碾盘化作无骨舍利,便成为孤魂野鬼了,千百年的游荡已经快将我

  • 喜欢你很多年第9章在线阅读

    叶梦琪是昂首挺胸回到家的——儿子太给自己争气了,还不忘去向七大姑八大姨还有单位同事显摆。鲍博却是回家倒头就睡,到晚上吃完饭就如常做功课。叶梦琪在饭桌上一个劲儿讲述三天比赛的经历,其实哪有那么多有意思的事情,但叶梦琪叙述描写的艺术似乎一次进步一次,只是鲍家父子的兴趣却听一次减退一次,好在叶梦琪闺蜜多,

  • 遥远的密码在线阅读第5章

    酉乾感到自己的三观收到了冲击!都啥年代了,连被封建礼教压迫数千年的女性都不会被‘贞节牌坊’操控,竟然还有男人主动给自己套上枷锁?酉乾发现自己对穆清的了解还是太过片面,他真没想到穆清竟然把‘贞操’看得这么重,甚至当做一种资本。难怪穆清会认为坑蒙拐骗都不算什么,只要没被人占便宜,就是‘高贵纯洁’。也难怪

  • SOLDIER的无限次元之启用神魂,灭筑基

    陈惜被堵在宿舍门口,保安早已入睡,或者被诸葛家的人掉开。那名筑基强者就在远方一栋教学楼顶,俯视这边。卷轴古朴,那一条条曲折的线路蕴含丝丝法则之力,一但签下名字,便身不由己。陈惜摇头,这种类似卖身为奴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同意?但他知道,他逃不掉,筑基修炼者拥有金丹伟力,神通莫测,想要逃脱,难如登天。想不到

  • 宠物成精后我成了富一代在线阅读第4节

    由于董冰的工作单位离警局并不远,四人开了半个小时的车就到达了目的地。董冰所在的杂志社是在一栋写字楼里,这个写字楼里一共有十几家公司,不过杂志社就她们一家,几人停了车就直接上了资料上显示的12楼。从电梯出来正对着的就是前台,上面五个大字尤为显目。“施文杂志社。”“这里是施文杂志社,请问您找谁?”前台小

  • 第七封印与九尾谈判

    鸣人情绪波动的相当厉害,心神在这个瞬间也失守,在这一刻,鸣**内的四象封印的力度弱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九尾竖瞳中有毫不掩饰的欣喜,它正想要趁机冲击封印的时候,鸣人怀里的另外一张卡片自行发动了,这不过这一次幻术冲击的目标不是鸣人,而是他肚子上的四象封印。黑袍人出现在四象牢笼前方:“耐心点,九尾。”九尾

  • 红楼老太太在线阅读第八章

    伏特加还在东张西望,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来:“喂?哪位?”“那艘船快靠岸了,我的车在船上。”琴酒说道,“帮我把车开回来。”“可是……我没有证明文件……”“放心,不是从商人手上提车,只是个负责送车的人。”琴酒说道,“不要和他说太多话,”“哦。”“我把照片传给你。”说着伏特加就收到了一张车子的照片,上面

  • 修真轩辕在线阅读第9章

    司机在赵小黑的强烈要求下,只好把警察喊来拿材料,把事故处理结束。赵小黑当着警察的面,出具书面材料,不让他赔偿一分钱,并承诺出现后果自负。等警察走后,司机非常感动,握住赵小黑的手久久不放松。“小兄弟,你是做什么职业的?”“我在一个小广告公司打工,做业务经理。最近负责视屏招商业务,你有朋友有广告需求的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