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五零六零~我是锦鲤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传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翌日,敖广如约前来,帝俊早在那里等着他。

敖广见了他问:“你是天界派来的,还是魔界派来的?为何要与我纠缠?”

帝俊冷笑了声,道:“废话少说,要打便来!”

敖广被他一激,也就挥舞着龙戟迎战,两个又打了数百回合,愈战愈烈。此时早有巡逻夜叉发现他们打架,便回禀了龙王。

龙王怕儿子不知轻重,犯下大错,忙迎出了水面,叫着他们,“莫打了,敖广!”

敖广听到龙王的声音,又战了数回合,才下来拜见,“父王!”

“胡闹!”龙王骂着他,“我看你是太放纵了些!这便随我回龙宫去关禁闭!”

“不要啊,父王!”敖广一听要关禁闭,叫苦不迭。

帝俊双脚落在地面,收了弑魂剑,上来拜见,“龙王这厢有礼了。”

“这位是……”龙王看到帝俊,有些诧异,因他也未曾见过天帝太子,故而不识。

帝俊道:“在下,狐族帝俊。”

帝俊说着,故意露了半截狐狸尾巴,龙王一见,不疑有他,道:“原来是狐族,你却为何与我儿打将起来?”

帝俊道:“切磋而已,并非打架。”

敖广趁机道:“对!我们只是切磋法术,不是打架!”

龙王看向儿子,道:“广儿,切莫再胡闹,随我回去。”敖广此时不甘却也无法,对帝俊道:“我们改日再战,我先随我父王回去了。”

帝俊道:“也好。”

龙王朝帝俊点了点头,便携了敖广一同入海去。

帝俊隐了身形,也入了海,远远跟在后面。海底深处有一座水晶宫,造得比凌霄宝殿还奢华气派。帝俊见之,唯有感叹。怪道招安不下,有这等气度,又何必贪恋那天庭小小官职?

帝俊随之进入水晶宫内,五步一个夜明珠,十步一盏水晶灯,一个宫殿灯火通明,气势恢宏,虾兵蟹将守卫森森,若不是自己这样的上神,恐怕进不得他这水晶宫。

龙王回了龙宫,又将敖广训斥了一番,责他闭门思过两日,不得再出去。敖广不敢违拗,只得回房,心情却是郁郁。

帝俊随了敖广进入他寝殿,敖广将一干侍婢全都赶了出去,只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帝俊站在他床边不远看着他,敖广衣下一条龙尾摆来摆去,很是不安分,帝俊见之,不由生出了要抓他龙尾将他倒吊起来的邪恶想法。

帝俊挪动了一步,帐子无风自动,敖广猛的从床上跳起,看着面前虚空,大喝一声:“谁!”

敖广睁眼看着面前虚空,手中化出了龙戟,帝俊并不想与他打斗,也不想惊动龙王,只得现了身形,“是我。”

敖广看到是他,愣了下,“你?你为何在此?”忽而想到什么,又大骂,“好大胆!竟敢擅闯我水晶宫!”

帝俊道:“我只是跟着你,并未擅闯水晶宫。”

敖广怒道:“你跟着我作甚!”

帝俊道:“我喜欢跟着你便跟着你,没有理由。”

敖广一听又是这句,很是不满,“你能不能换个理由?”

帝俊道:“我无地可去,也无甚朋友,见你有趣,便跟来了。”

敖广道:“我有趣?小爷我没听错吧?”

帝俊看着他,诚恳地点了点头,敖广被他的诚恳弄得有些不确定起来,难道,真是自己有趣?再一想,可能这狐狸未曾见过什么世面,故而觉得他有趣也是有的。

敖广收了龙戟,道:“虽如此,你一只狐狸不是怕水么?怎的还能跑到海底来?”

帝俊道:“我有避水珠,再者我是狐仙,不怕水的。”

狐仙?敖广听到仙字,又戒备起来,“你是天界派来的?”

帝俊佯道:“天界?什么天界?”

敖广睨着他,“你不知道天界?”

帝俊道:“我自然知道天界,只是我是地仙,不知道天界上的事,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敖广看着他,帝俊说谎不带脸红的,所以敖广也看不出什么来。当下勉强信了他的说法。

“算啦,”敖广一摆手,道:“反正我正无聊,不如你陪我玩玩吧。”

帝俊看着他,问:“你要玩什么?”

敖广道:“你可会下棋?”

帝俊道:“会一点。”

敖广在榻上小桌摆出了一副围棋,请了帝俊上座,两个边喝茶边下起了围棋。敖广执白玉棋子,帝俊执黑玉棋子。黑子先行,白子随后。这围棋技艺乃是敖广在人间学得的玩意儿,他自恃甚高,以为无人能敌。却不知帝俊在不知不觉间将他围追堵截,杀了个片甲不留。

“啊,你!”敖广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输了,心内有些不服,“是我轻敌了,再来!”

再来一局,敖广还是输。“再来!”

帝俊怕他太受打击,这一局,放了点水,敖广险险胜了一局。敖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竟觉得浑身燥热得不行,“怪哉!打架还未如此紧张!”

帝俊看着他,近看那两只龙角湛蓝湛蓝的,竟似软的一般,帝俊不由伸出手去想捏一捏,敖广发现了,瞪着他,“你想作甚!”

帝俊收回手来,道:“不玩了,水平不是一个层次的。”

敖广心高气傲,哪能听得这话,当下道:“再下一局定输赢!”

帝俊道:“再下一局,就算你赢,也是平手。”

敖广想了下,道:“那再下两局!”

帝俊看着他不说话,敖广有些不耐:“说话,看我作甚!”

帝俊道:“我有一个想法。”

敖广问:“什么想法?”

帝俊道:“这样下着无趣,若是我赢了,我可以把玩你龙角,怎样?”

敖广道:“那我赢了呢?”

帝俊道:“你可以把玩我的狐狸尾巴。”

敖广沉吟了下,道:“你要如何把玩我的龙角?折了可不行。”

帝俊道:“你放心,只是捏捏,不会摘下来的。”

敖广伸手捏了捏自己龙角,道:“不就是龙角,有甚好玩的。”

帝俊被他捏得心动,道:“还下不下?”

敖广道:“下!”

这次,帝俊以雷霆之势,让敖广输得惨败。敖广看着败局,脸涨得通红,不想承认自己水平这么差。

帝俊道:“我赢了,我可以把玩你的龙角了吗?”

敖广不甘心地凑过来,道:“行吧,行吧,快捏吧。”

帝俊伸出手去,在那龙角上捏了捏,质地柔软,有弹性,很是特别。敖广眼睛盯着他,这只狐狸面相清冷,此刻却似个孩子,也是有趣,敖广不由问:“好玩吗?”

帝俊道:“我这样捏你,你觉得疼吗?”

敖广道:“不疼。”

帝俊道:“我从未见过如此有趣的角。”

敖广道:“你在陆地当然不见,龙族都有龙角。不是什么稀奇。”

帝俊把玩着龙角,忽然想起自己是招安来的,现下在做什么?

帝俊放开了敖广的龙角,咳嗽了一声,站了起身道:“我不能在水里久待,今日先到这吧。”

敖广见他要走,倒有些不舍,也起身道:“父王禁足我两日,不若你在岸上等我,我可以出去了再去找你。”

帝俊转身看着他,道:“我们通共才见过两面,你为何如此信任我?”

敖广看着他,道:“你是天界派来的?”

帝俊道:“不是。”

敖广道:“那是魔界派来的?”

帝俊道:“不是。”

敖广道:“既非天界也非魔界,那我们便是朋友了。”

“朋友?”帝俊沉吟了下,他从未有朋友,在天界,一干神仙都呼他太子,对他敬而远之,从未有谁要做他朋友。

敖广看着他,皱了皱眉,“怎么,你不愿意?我堂堂东海龙王的太子,不足以做你这只狐狸的朋友吗?”

帝俊道:“不是……那么,我们便是朋友了。只是我还不知要怎么做朋友。”

敖广沉吟了下,道:“我也不造,我见人间都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概就是这样。”

帝俊道:“那改日再拜访,我先走了。”

“哦,”敖广应着看他离去了。

帝俊一路隐了身形出了水晶宫,头脑这才清醒了些。这龙族不知有什么蛊惑人的力量,自己竟以为他是天真无邪的。那日神魔大战,他可斩杀了不少天兵天将,又怎会是天真无邪的?还妄想和他做朋友……嗯?朋友?

帝俊想到这,嘴角勾了勾,如果真是朋友,倒是多了接近的机会。说不定将来能说动他为己所用。若倾天界和水族之力,定能打败魔族。重新统一六界,指日可待。

帝俊打着这个算盘,从海里行出,心情愉快了些。

帝俊走后,敖广寝殿重归平静。敖广摊在那里,用手捏了捏龙角,觉得无甚趣味。又丢开了。

这样无聊的日子还要再过两日,敖广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敖广郁闷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他不能出去,但可以邀人前来啊!客人来,父王定不会赶出去的。

敖广想到这,便用千里传音,把西海南海北海那些太子邀了个遍。这些太子都是打架认识的,有些摄于他的神威,并不敢得罪于他。但千里迢迢巴巴地赶来东海龙宫,只为了陪他玩两天,那些太子们没有一个愿意的。个个都以各种理由推辞了。

敖广白高兴一场,最后又落得满心失落。

延伸阅读

旭旺红调味品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akwq.shtml
成都天府宴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经营:醪糟酒酿等产品。作为经营醪糟酒酿的企业,我们始终

史密斯集成顶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u8r5.shtml
史密斯集成顶加盟详情嘉兴市史密斯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开发、研制高科技产品为主导的大型

金福生珠宝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bhp6.shtml
金福生是由深圳市世爵百年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与法国知名珠宝首饰设计大师daniel,se

昂立国际教育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si70.shtml
昂立教育重视科技的发展与应用,拥有自己的网络教育平台和基于互联网的信息化服务系统,能

优淘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yp13.shtml
优淘女鞋是瑞安市优淘鞋经营部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运动鞋、凉鞋、皮鞋等大卖消费者市场,

CRD克徕帝钻戒定制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sqwy.shtml
CRD克徕帝主要从事钻石首饰设计、销售、售后及制造业务,我们率先把“6C体验中心+呼

百嘉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xspq.shtml
经过多年潜心经营,百嘉产品覆盖了国内近三十个省市、自治区,设立了数百家品牌专卖店,商

雅羚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pe4z.shtml
雅羚家纺总部是毛巾、面巾、毛巾、浴巾、毛巾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极边乌龙茶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b2al.shtml
极边乌龙茶加盟详情云南台茶茶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位于云南省腾冲县明光乡自治村

晶盾车锁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ai1i.shtml
晶盾系列安防产品快速的走在中国安防行业的前沿。晶盾主要开发生产的产品有报警器、防盗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春暖之从一开始,就是拒绝(5)

    苏云眠对苏忆锦印象不深,若不是因为这位堂弟哭起来流了一下巴的鼻涕,估计早对他连点印象都没有了。其实按理说俩孩子应该是关系最亲近的,毕竟他们的父亲就是从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即便成家立业之后两家人也是多加往来,好成了一家人。但是苏忆锦基本从满月就跟着苏语清天南海北的做生意。苏忆锦的母亲,也就是苏云眠的

  • 青衣诀在线阅读第九章

    林默和叶筱步行来到一个名为步侣的咖啡店,叶筱低声笑了笑,“喝咖啡?”“我朋友的店,来捧个场,介意吗?”“我喜欢这家店的名字,不过,林总,我见你朋友真的没关系吗?”叶筱反问道。林默皱了皱眉,“现在不在公司,可以不用叫我林总。”叶筱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林默?“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有种微妙

  • 春愁已逝(少年神探狄仁杰衍生)在线阅读第10章

    洛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又由不得他不信。在洛家后山那个诡异的山洞内存在的绿色光点竟然神奇的出现在了自己的体内,那岂不是说以后自己随身都带着一个免费的药师吗?而且是最顶级的那种。想到这里,洛烨立马有一种想再砍自己一刀的冲动,来验证一下眼前发生的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 冰可在线阅读第5节

    陈耀到达女儿以沫所在的“明日星”幼儿园的时候,距离放学时间还有十多分钟,陈耀站在幼儿园旁边的一处房檐下躲雨,百无聊赖的他开始研究起了女儿以沫就读的这座幼儿园。学校的环境很不错,也算是对得起每年两万块的学费了,基本上来这里就读的小朋友的父母亲都是公务员双职工,或者是小老板,看一看现在幼儿园门口停着的各

  • [综]女神事件簿之练体巅峰,恐怖体魄(4)

    宁道离开始疯狂的修行武功。尤其是能够保命的更是疯狂学习。轻功就一门,身轻如燕。他的重点都放在外功、硬功上面。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他前世就一个学生,就连搏斗经验都没有。如今要跟弟子生死相斗。又怎么可能去学什么剑法、刀法。“我虽然没有跟人生死搏斗过,但也知道,面对生死搏斗,心性非常重要,一旦畏惧、恐惧,

  • 火影:手持天生牙的宇智波鼬之默契(8)

    第8章:默契“呵呵,将军您都能把景嘉妍送进东狼山中,岂能不知东狼山中有什么嘛?”裙裾拂过地面,宛如芙蕖出水迎风摇曳。楚瑾泉唇轻轻一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为防打草惊蛇,倒未走进。不过我奇怪的是,小姐是一介弱女子怎知东狼山中藏有秘密?”“无意听说而已。”叶清桐骤然回头,一双凤眸中带着刺目光辉,句句

  • 小小生存记主仆情深

    “铃铛!这种事情你——”“奴婢对不起小姐,奴婢知错了!奴婢不应该偷盗!求王爷责罚!”铃铛不给秦宁儿任何说话的机会,悄悄的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作声。“铃铛,你可想好了,按照本朝历法,你可知道偷盗,背主,当如何处置?”夜墨轩眯着眼睛问道。铃铛吓得面色如纸,可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奴婢知道,奴婢愿意接

  • 守域奇缘之永远比不上她(1)

    大门刚被打开,顾安就被狠狠的甩在了墙上。“嘭!”肉体与墙面的碰撞的声音,响彻在着黑暗而又静寂的大厅中。后背传来的疼意,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她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的扼制住脖子。顿时,那股窒息感从她的四面八方袭来,让她无从适应。宁林泽那双狭长的眸子,染上怒意还有厌恶直视着她。仿佛,此刻他

  • 海贼之无限抽奖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被Bird带着向鸟巢的方向走去,他抬起臂膀半圈着你,肌肤相贴,暖意从心底窜起。你半靠在他怀里,脚步虚浮,高耸入云的树木在月光照射下投来斑斑点点的亮光,偶有虫鸣从旁边的草丛传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更加响。“Bird,高飞你找到了吗?”你沉默了会,问他。“咕咕咕~”想他也不会有别的回答,你用手背揉了揉鼻

  • 原来我是男主的初恋大唐驸马爷!

    大唐贞观十八年,公元六百四十四年末。长安城全城红灯笼高高挂,非常喜庆,因为有人要当唐太宗家的上门女婿了。唐太宗李世民的爱女,晋阳公主李明达今天大婚,大赦天下,普天同庆。被赦免的罪犯高兴了,可是身穿大红喜服的驸马爷不高兴了。宫女门一关,李昊轩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媳妇儿,非常郁闷。“我去~真他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