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神异生物保护协会第十章

作者:吃咸菜的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徐大力还活着?苏浅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她激动的问黄文逸:“文逸,你说的是真的吗?”

黄文逸这时候哪敢多说什么,她只能点点头,默认了这个说法。

苏浅浅说:“那他现在在哪?”

这么多年他们以为大力已经不在人世,现在得知他还活着,苏浅浅就想把他找出来。

黄文逸真真后悔自己这张臭嘴,说什么不好偏说这个,这下好了,捅娄子了,徐大力那边还不得恨死自己啊。她说:“我要是知道在哪就好了,还用得着问你?”

苏浅浅说:“你刚才对我说,让我把徐大力还给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黄文逸被她这么一问,都想一头撞死了,但是她又不得不圆这个谎,她说:“苏浅浅,我只能和你说我喜欢徐大力,我刚才是因为太想念他,才不小心说出口的。其他的你就别问我了。”

苏浅浅被弄懵了,她原以为黄文逸喜欢的是大泽,那这么看来她喜欢的是大力了?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看来她只能去问大泽了。

一个下午,黄文逸就躲着自己,再也没出现在她面前。

苏浅浅越来越觉得奇怪。

晚上,徐大力回家,就看到苏浅浅在房间发呆。他敲了敲苏浅浅的房门,问她:“吃饭了吗?”

苏浅浅点头说:“我们已经吃过了,爸妈睡得早,就没等你。饭菜都在锅里热着,你直接去吃就行。”

徐大力笑着点点头,就挽着袖子去厨房吃饭。

苏浅浅看着他在吃饭,就走过去问他:“大泽,我想问你件事。”

徐大力动作停了一下,但很快又开始吃饭,他不慌不忙的说:“什么事?”

苏浅浅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徐大泽说,她微微皱眉,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徐大力笑着说:“眉毛都皱到一起了,谁欺负我们浅浅了?”

苏浅浅说:“大泽,你能和我说说大力的事吗?这么多年了,我们连他的尸体也没看到,他当年是遭遇了什么?”

徐大力正好吃完了饭,他起身收拾碗筷,然后就把碗洗好,两分钟就把厨房清理好了。

他重新坐回位置上,对苏浅浅说:“浅浅,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千万不要太激动。”

苏浅浅重重的点头,虽然放在桌下的手快把衣角揉得不成样子了。

“好,你说,我就听着。”

徐大力说:“大力他还活着,我参军后在医院见到了大力。”

苏浅浅即使是已经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也还是抑制不住激动,是的,她差点哭出来了。她赶紧捂住嘴,就怕自己忍不住尖叫,等平复好心情之后,苏浅浅就说:“那他现在在哪?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这么大的事,他不该瞒着他们一家的啊。

徐大力说:“大力最近要上前线了,他没让我们告诉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亏他想得出,他怎么不说自己直接被炮弹炸死了呢。

他内心复杂,抬头就看到已经哭成泪人的苏浅浅。

徐大力慌了,他说:“别哭,浅浅,我们当兵的那一刻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能死在战场也好。”

苏浅浅说:“我支持你们报效国家,可是大力也是我们的家人,大泽,你怎么能忍着这么多年不告诉我们?你不知道一个家能给他多少力量吗?”

徐大力苦笑,告诉有用吗?他在家的时候永远都被忽视,家里人眼中全是哥哥大泽,有他没他都是一样的。

“浅浅,谢谢你替大力说话,他和我说过,他一直把你当姐姐,很敬重你。”徐大力说,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眶也湿润了。

苏浅浅说:“我又没做什么,就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大泽,你想办法联系大力,看能通上电话吗?我想告诉他,我们都很想他,爸爸妈妈经常都会看着他的相片哭,如果他能回来一趟,我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徐大力想说他就在这里啊,可是……

他无奈的摇头,说:“还是等他回来吧,不然我怕爸妈再经不住这样的打击。”

苏浅浅忽然严肃的说:“大泽,他是你弟弟啊,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徐大力不知所措的说:“对不起,我自作主张了。我想办法让他联系你。”

苏浅浅这才松了口气,她说:“嗯,好,一定要快,我不想留下遗憾。”

徐大力看着苏浅浅,这一刻,他不想再骗苏浅浅了。他骗她做什么呢,这么善良的姑娘,没了丈夫已经够可怜了,现在还要被他这么一个人欺骗感情,他对得起苏浅浅的一片情谊吗?

她还希望他能从战场上好好的呢。

“浅浅。”

“大泽。”

没想到在他说话的时候,苏浅浅也像是有话要对他说。

徐大力一下子又不敢说了,他对苏浅浅说:“你说你说。”

苏浅浅说:“文逸,是不是喜欢大力?她到底是你认的妹妹还是大力的妹妹?”

徐大力听到这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他咳嗽了好几声才说:“好好的,怎么扯上文逸了?”

苏浅浅说:“我想了很久,老觉得不对劲,你知道吗?今天文逸对我说,让我把大力还给她?而且她对大力的去向一无所知。大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大力黯然,他说:“文逸是大力战友的妹妹,文逸的哥哥临死前托大力照顾文逸,后来大力因为别的任务被分到另外的地方,他就把文逸托付给我。解放后,文逸就跟着我来了这儿。”

苏浅浅说:“是大力执行的任务很危险,不方便把文逸带在身边吧?”

徐大力说:“……算是吧。”

苏浅浅说:“那这么看来,大力和文逸应该是有希望的。真好,大力能有个这么爱他的姑娘,我想要是爸妈知道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徐大力傻眼了,这是哪跟哪啊。

“浅浅,你误会了,大力只是把文逸当妹妹啊。”徐大力解释。

苏浅浅似乎没听进去,她说:“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怎么想呢?而且直觉告诉我,他俩肯定有戏。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文逸都喝醉了,我在想是不是她和大力吵架了,是不是大力要上前线,文逸不想他去,大力就断联了呢?他也是的,女孩子家家的心思他是一点也不懂,看来我得在中间帮帮他们了。”

别,可别再在中间帮忙了。

还嫌不够乱呢。

徐大力看着喜欢的人已经开始给自己做媒了,头都大了好吗?

他说:“浅浅,我们不管别人的事好不好,我们的事都还顾不过来呢。”

苏浅浅好奇的问:“我们什么事?”

他们都在一起了,不是吗?

她想不到还有什么没做的。

徐大力说:“你前段时间不是觉得我们之间还有隔阂吗?”

苏浅浅说:“嗯,不过现在能和你天天这么聊天,我觉得已经没有问题了。”

徐大力说:“还不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改变了许多,我希望你能真真正正的了解我。”

苏浅浅捂嘴笑道:“那怎么了解呢?”

徐大力示意苏浅浅去院子里。

当他们俩站在屋外的时候,徐大力就后退几步:“不要眨眼,我要开始表演了。”

然后他真的表演了,一套军体拳,动作干练潇洒,完成的非常漂亮。

完事之后,徐大力就用邀功的眼神看着苏浅浅。

当然,苏浅浅肯定是不会吝啬她的赞美,她像个小迷妹一样的惊呼:“大泽,你真厉害!”

大力笑着说:“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看?”

男人嘛,在女人面前就会特别臭屁,显摆他们会的一切。

苏浅浅说:“我当然愿意看,不过你的心脏会不会有影响?不要因为我弄出病来了。”

徐大力这才想起来,原来徐大泽是有心脏病的,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他赶紧捂着胸口说:“还真有点不舒服,那今天就到这里,我还有事要处理,浅浅,明天我再回来陪你说话,你记得锁好房门,我走了。”

又走?

苏浅浅眯着眼,觉得徐大泽说不出来的奇怪,他似乎在刻意回避晚上可能会出现的尴尬?

以前苏浅浅心里会不踏实,那是因为她感受不到徐大泽对她的爱。可现在不一样,徐大泽的爱都快溢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回避呢?

苏浅浅心里又多了一个疑问,但她也不好多问,只得等以后慢慢才去解开疑惑。

“好的,大泽,你小心点。”苏浅浅对他说。

徐大力看着她一副乖巧的样子,就忍不住捏捏她的脸,他说:“好,你也要早点休息知不知道?”

苏浅浅愣了一下,她也贪恋着两人仅有的肢体接触,然后说:“知道了,快去吧。”

十几分钟后,徐大力又敲开了邵刚宿舍的门。

邵刚打开门就说:“我现在都不用猜是谁了,这个时候敲门的百分之一百绝对是你。”

徐大力没理他,自顾自的瘫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邵刚走过去说:“别睡我床,自己打地铺去。”

徐大力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身下来,他对邵刚说:“你说,我应该让“徐大力”怎么死才好?”

邵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急忙问:“什么?你说什么?”

徐大力把柜子里的被子被褥拿出来,铺在地上,然后对邵刚说:“浅浅她要和大力通电话,你说我到哪里给她找个大力去?”

邵刚摸了摸徐大力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了?

“徐大力,你忘记自己是谁了?”邵刚说。

徐大力点头,他说:“我还真不想当这个徐大力,我就喜欢当徐大泽了。”

邵刚说:“为什么?”

徐大力说:“因为徐大泽受人稀罕呗,当我自己就是无人问津。”

邵刚说:“你嫂子听到徐大力还活着难道一点反应都没有?”

徐大力说:“有,我不是说了她让我帮她联系徐大力吗?”

邵刚摊手:“那不就成了,我看你啊,就是想太多,你家里人哪有不管你的,你嫂子不是也是很关心你吗?要我说啊,趁着现在还不太严重,你就说实话吧,都是一家人,他们肯定不会和你计较的。”

徐大力陷入沉思。

邵刚就说了句:“你最近工作有些退步啊,上头可开始注意你了,别瞎想这些了,赶紧把问题处理好,踏踏实实把心放在工作上。”

徐大力心不在焉的回了句:“知道了。”

第二天,苏浅浅在文工团被段虹叫着一起去给司令送文件。

送文件?这不是通讯连的事吗?

怎么叫她们去了。

段虹说:“我也不知道啊,上头的安排我也只能遵命,浅浅,我这是第一次给大领导送东西,好害怕出什么错啊,你和我去吧,就陪我到他们办公地楼下等着就好,有你在,我会特别安心,好不好嘛?”

段虹撒娇,苏浅浅也不好拒绝,只得和指导员请了假就陪段虹去了。

等到了那里,苏浅浅就在一棵树下等着段虹。

大概过了十分钟,段虹才从楼上下来,她说:“领导年纪大,看文件看了好久才看完,浅浅,等久了吧?”

苏浅浅说:“没有,我也就站了一小会儿。”

段虹看了看天,她说:“这么快就中午了,走,我们就不用回团里了,直接去食堂吃饭吧。”

苏浅浅应声,两人就直接朝食堂走去。

在经过这边的篮球场的时候,段虹像是看到了什么,她拉着苏浅浅,让她先停一下。

“浅浅,你看,他们在打篮球啊。真想不到这些浑身臭气的男人打起球来还挺有魅力的,啊,你看,那个不就是徐团长吗?他也在啊!”段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她指着那群打篮球的军人们说道。

苏浅浅心想不可能。要知道徐大泽有心脏病,他上战场那是没办法,至于昨天,那也是他想证明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才打了一套军体拳,他是万万不会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做打篮球这么剧烈的运动的。

“你一定是看错了。”苏浅浅说。

段虹不服气,她说:“我没看错,浅浅,不信你自己看,徐团长就在他们中间。”

苏浅浅定睛一看,果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站在三分线外的一跃而起,接过了队友抛来的篮球,然后再以一个漂亮的姿势,毫无压力的将篮球投入篮筐,全场瞬间沸腾。

三分球,完美的抛物线,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

延伸阅读

王世仁的面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unzx.shtml
王世仁的面是山东王世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集餐饮连锁

鞋之恋洗鞋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ssho.shtml
鞋之恋洗鞋招商_鞋之恋洗鞋代理_鞋之恋洗鞋加盟费_公司简介香港“鞋之恋”洗鞋连锁其前

视爱之光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1vl.shtml
视力矫正加盟店是现在很流行的创业项目,视爱之光是国内视力康复行业的品牌。视爱之光一直

八九一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6rm5.shtml
八九一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江苏八九一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八九一皮具护理拥

又e家干洗加盟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bh7n.shtml
又家干洗推荐阅读,干洗加盟财富热线:或,版权,转载注明出处::www.xibeiga

璞康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d886.shtml
璞康枕头总部是生产“璞康”牌玉石床垫系列产品的生产厂家。主要生产远红外线保健玉石床垫

零零伍捌香辣虾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ag7h.shtml
河南0058香辣虾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干锅火锅创新、开发、市场策划、运

安子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x8sz.shtml
安子新家政项目简介家政范围广,因此会分级别代理,作为品牌加盟商,你将会获得以哪些形式

隆发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ygcr.shtml
隆发渔具本着优异的质量、新颖的鱼具设计、合理的鱼具价格、周到的服务诚交四海渔友。本公

雅诗翡郦加盟  http://www.e-mpresas.com/6kyg.shtml
香港九华彩国际珠宝成立于一九九八年,是一家集生产、销售、品牌运营于一体的综合性实业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之神级炼妖师在线阅读暗手

    天亮了,町田诚起身来到窗边,推开窗户,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身上,非常的舒服。伸了个懒腰,町田诚走出了房间。“姐姐,早上好”町田樱子正在厨房里忙活,准备着早餐,听到町田诚的话后,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事,跑到町田诚面前,一脸责备的说道:“阿诚,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你才刚刚恢复,好好在屋子里躺着就是了,我直接把早

  • 戏说欧罗巴之惊艳片段(求鲜花)(3)

    拍摄完整个广告后,元弘还一直念叨着刚刚的广告词:“梦想,注定是孤独的旅行,那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讲完后还觉得不过瘾,又对着身边的胡戈说了起来:“老胡,这广告词可真是绝了!”“你之前不是觉得小路太年轻了吗?!”此刻已经改变对路遥整个感官的胡戈也是轻松的调侃了起来,看着路遥那么厉害,终于不用担心

  • 齐木楠雄の灵能100%有客临门

    易成回到酒店已经是中午,掌柜的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今天回来的晚了?东西买到没?”“买到了,今天天热在路上歇了会!”易成没有将事情说出来,倒不是怕掌柜的会对自己不利,只是此事牵扯到两条人命,还是不要说得好。掌柜也不在意,这易成虽只有十三岁,但在他店里当伙计已经满五年了,他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冬天..

  • 魔掩在线阅读第一节

    神州大地之中、浩瀚长江南岸,横亘着一座仙山,状若中土大地的一方帷幕,世人形象地称之为幕阜山。幕阜山高一万八千尺、周围一千八百里,乃雷神居住之所,伏羲帝归真之地,名曰玄真太元天。此山山势雄伟,山上飞瀑流泉、洞天湖湾、花海幽谷星罗棋布,风光秀丽,历来为仙家居养游憩之地。天、地、魔三界分立后,众神甚少再在

  • 背景救世主的养成在线阅读刺客技能

    小夜也不在乎这一点钱,他知道,只要自己有能力,还怕自己没钱发吗?然后他很快就岔开这个话题“好啦,那些零花钱你就自己留着吧。我说你是不是该带我去那个地方了?”“急什么!”老法师没好气的道“那个魔法阵已经好几十年没用了,上次使用还是大约40年前,我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啊,难道你想传送出错吗?”传送出错可是大

  • 大筒木零式的本丸生活之太阳星金乌兄弟

    后土被帝江给强行拉走,还没来得及和云火他们说几句话,只好回头抱歉的对她笑一笑。云火看着帝江那粗鲁的样子,心中有点担心,说道:“刚才后土道友替我们说话,帝江看上去好像很生气,祖巫们不会打她吧?”元始凉凉的说道:“打就打了呗,那是他们祖巫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云火:老二,你好冷心绝情啊……通天多看

  • 大唐:我爹是李元霸!第3章在线阅读

    孤单只是说好了未来会属于自己,拯救只是把真心放在唯一的感动中.这一晚的梦做的好奇怪,他想看清梦中的她,可到最后仍是一筹莫展,最后在他低下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池晴的声音.池晴说:“雨昕,我希望你幸福,不要等我了,我们是没有希望的.高雨昕说:“不会的,我们以前不是说过会在一起一辈子吗?我们不会分开的

  • [银魂] 一半是辣椒素,一半是糖分在线阅读第六章

    次日清晨,贺兰还清早早的醒了,喧嚣的声音不绝于耳。足以想象这大典的盛大。贺兰还清微微勾了勾唇。夕茈想要多风光,今日她贺兰还清便会让她有多失败!贺兰还清独自起身,现在还太早,芷夏他们还在睡梦中,贺兰还清也不忍叫醒他们。缓缓走到窗前,扶着窗沿静静的沉思。院里的桂花树笼罩在一阵寒雾之中。微风微拂,桂花纷纷

  • 我是傀儡第5章在线阅读

    林心兰蹲在小河边看着清澈河底清晰的倒映出自已的容貌时,分外的惊讶。这个原主的身体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一头蓬松如杂草一般枯黄的头发,一张蜡黄蜡黄的小脸,五官长得倒是端正,可却在严重缺乏营养情况之下,只见皮包骨头的瘦弱,眼睛大可眼眶却突出,泛白的双唇。我靠,连非洲难民都比她好一点吧。林心兰心里都直骂

  • 苍冥在上在线阅读第1章

    “快点抓住它!”“他就在那里,快、快…”怪盗西铭乘着滑翔翼逃走了,刚走不远,回头望了望那个艺术馆,嘴角涌出淡淡的微笑。又是,他与她,而她这个侦探再次放走了这个超级大盗。他,这个超级大盗,也毫不留情,她放走他,不走白不走,那就接受她的好意吧!但是,尽管她放走了他,总有一些警察会来抓怪盗西铭的!今天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