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人间失孤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乌闲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家已经投降了,接下来就是关押了。不,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缴械。这些江湖人,大部分已经放弃了武器,但是,有一些却怎么也不肯放弃他们的武器的,因为那是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真正令人为难的,不是那些老前辈。他们自然是骄傲的,但是,他们已经活了好久,久到知道,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做出妥协。他们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心中装得东西多了,分给其中之一的执着,自然就少了。好吧,直说吧,武当的木道人都弃剑了,西门吹雪还握着他的剑。

西门吹雪和侍卫们僵持着。面对这样一位剑客,眼高于顶的大内侍卫也不敢做出过分的事情。

“西门吹雪与南王谋反一事无关。”叶孤城说。他看着君舒雅,眼中带着淡淡的恳求。他不能看着这位高洁的对手,受到这样的非难。

“白云城主出面担保,我自然是信的,只是……”君舒雅语气温和,话语却是不留情面,说,“西门吹雪的罪责,不止于此。”

“何罪?”叶孤城问道。

“内阁重地,擅入者死。”君舒雅说。

西门吹雪:“……”

叶孤城:“……”

西门吹雪本不想进内阁之地的,是有人请他去。那人或许是以为,只有这种枢机之处,才能称得上这位绝世剑客。如今,秋后算账了,殷羡的脸白了。

“罢了,朕相信,西门吹雪既然已经投降,就不会做出自恃武力,践踏朝廷法度之事。”皇帝忽然开口,说,“剑客剑不离身,就随他吧。”

“陛下已经网开一面。西门吹雪,你怎么说?”君舒雅说。

西门吹雪没有说话,只是放下了即将拔剑的手。

见侍卫并没有收走西门吹雪的剑,享受了搜身待遇的江湖人纷纷叫嚷着,让侍卫把他们的武器还回来。

君舒雅勾唇角,说:“西门吹雪,这却不是我等存心为难了。”

于是,西门吹雪开始对着那些江湖人放杀气。那些人立时老实了。

看着这一幕,君舒雅毫不掩饰地露出嘲讽的笑容。瞧啊,这就是江湖人,永远只顾着自己。或许她永远也不理解这些人所谓的义气,所谓的骄傲,她看见的,只是这些江湖人,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放弃了本应是世人难以割舍的事物。或许,这就叫做死要面子活受罪吧(喂)。

尽管保留了剑,西门吹雪还是被送进了天牢。他混了个单间,其他人就只能挤着住了。收拾完了江湖人,皇帝的脸色依旧严肃。

他看着脸色惨白,神情惴惴的魏子云等人,说:“来人,将因私废公、玩忽职守的魏子云等人拿下!”大内侍卫,是军人,应该时刻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们却当自己是江湖人,因为内心的敬仰,竟将人放进了内阁之地。这样的“高手”,皇帝自问用不起。

方才那么多的英雄好汉,包括西门吹雪在内,都被扔进天牢了,魏子云四人除了束手就擒,还能如何呢?他们去和他们仰慕的对象作伴去了。

因为皇帝的态度,南王谋反一事极其迅速地查明了一切“真相”,相关人员下场凄惨。当然,相关人员中,是没有叶孤城的。事实上,似乎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位白云城主,如果不是紫禁之巅的决斗太有名,大概都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出现在紫禁城吧。

处理完了朝廷那些乱糟糟的事情,就轮到江湖中人了。擅闯紫禁城,这条罪名,谁也跑不了。什么?缎带?是,是有六条缎带,但是,诸位英雄,你们好意思说你们那是六个人?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手里头的那条缎带就是真的?所以,各位,认命吧,这条罪名怎么都跑不了的。什么?你们冤枉?你们的缎带是从陆小凤那里拿来的?这个缎带造假,怎么也得有原物比照吧,这造假的事儿,第一个要追究的就是他陆小凤。→_→这种贡品珍藏,难道是区区两天时间就能造假造出来?算了,人家就是构陷,怎么都能定罪的。擅闯紫禁城,罪同谋反,所以,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和南王有关系,都犯了大罪。当然,英明神武的皇帝是不会冤枉人的,即使已经犯下谋反大罪,那也要查查这些人的过往。好了,江湖上混的,谁的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呢?这里头还有不少江洋大盗呢。这些人没得商量,抄家灭族,斩首示众。也有那平素名声不错的武林名宿,死在他们手上的都是死有余辜,这些人,皇帝乐于网开一面——其实是这货没打算一下子挑了整个江湖。不过,这些人终究是犯了错,若是轻飘飘地放回去,朝廷脸面何在?于是,这些人需要“赎罪”。怎么个“赎罪”法?当然是做好事。朝廷自然不会让这些只会争强斗狠的江湖人亲力亲为地做好事,他们只要交钱就好。说到底,还是要钱而已。

要不要交钱?交?那是承认自家的门人犯了罪。不交,等着自家人被斩首示众,丢脸去吧。不管怎么说,这些武林门派的面子是扫地了。但是,他们还不得不捏着鼻子,称赞这皇帝的英明,把门中的长老、精英弟子买回来。技不如人,就是这样悲催啊。

陆小凤是一个浪子,有钱的时候,怀里能揣上几千两的银票,没钱的时候,比街头的乞丐好不到哪儿去。眼下,他就不富裕。万幸,他有一个很有钱的朋友,花满楼。花满楼不是一个吝惜钱财的人,更不会为了钱财,不顾朋友的性命。

陆小凤被花满楼买了出来。在天牢里关了花几天,陆小凤身上臭得很,比给司空摘星挖蚯蚓那次还臭。天牢里的饭菜很糟糕,出了牢房,他直奔合芳斋,那是西门吹雪的地方,有不错的点心。不难想象,一身素白的西门吹雪其实是有洁癖的。于是,陆小凤没吃到点心,先被西门吹雪嫌弃地扔进水池子里。

陆小凤饿着肚皮,终于将自己洗涮干净——当然,不是在院子里的水池子——一脸憔悴地爬了出来,瞧见了一脸冷漠的西门吹雪、笑容温柔的花满楼,以及那个罪魁祸首身边丫头,小桃。前两个暂且略过,最后一个,出现在这里,真是拉仇恨啊。

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江湖客,陆小凤不能和一个孩子计较。他叹了口气,说:“有的人,我把她当朋友,她却在害我。”

“谁稀罕害你?有本事,你别去惹事啊。”小桃哼道。

陆小凤顿时无语。他还真没有不惹麻烦时候。即使他躲在麻烦,麻烦也会追着他跑。

“你以为君姐姐乐意搭理你们啊?要不是你们这些人,我们早就回北方了。今天我就是来告辞的。”小桃说。

“为什么急着回北方?现在已是深秋,北地苦寒,留在南方过冬难道不好?”陆小凤问道。

“谁像你们这么娇气?就是秋天才要回去呢。”小桃说。

“为什么?”花满楼问道。

“因为秋天收地,鞑子会来打谷草的。”小桃说。

“打谷草?那不是……”花满楼露出惊疑不定地神色。

陆小凤瞪大眼睛,说:“你那个君姐姐,就是君四娘!”

“你才知道?”小桃一脸嫌弃地看着陆小凤,说。

“她竟然就是君四娘。”花满楼敬佩地说。

君四娘并不算江湖人,却没有哪个江湖人不知道她,也没有哪个江湖人提到她,不心生敬仰。自古以来,北方的游牧民族便是中原人民的大患。君四娘以女子之身,带着北地百姓,抵御外敌。单凭此点,就足以让天下男儿汗颜。

西门吹雪盯着小桃,眼中锋芒难掩。他说:“听闻,君四娘有一把宝剑,唤作‘定北’。”

“君姐姐已经换过很多把剑了,每一把都叫‘定北’。”小桃说。

陆小凤&花满楼:“……”

“很多把?”西门吹雪疑惑地重复。

“对啊,砍废了就换了。其实君姐姐用的刀更多,”小桃想了想,说,“骑在马上,还是刀更得力。”

西门吹雪不赞同地皱起眉头,说:“手中之剑,自当爱惜。如此,不配用剑。”

“别人怎么用剑,用得着你说?天皇老子也管不着!”小桃哼了一声,不屑地说,“如果你连着砍了三天三夜的人,就不会有心思想什么‘爱惜’了。”

西门吹雪移开视线,不理会这个不懂剑的臭丫头。若不是她是君四娘的人,他一定让这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好看。

“三天三夜?那么久?要是我,肯定早就没力气了。”陆小凤怪叫道。

“怎么会没有力气呢?只要想着,若是没气力,后面的父老乡亲就活不成了,再累,也会有使不完的力气的。”小桃说。

花满楼和陆小凤露出敬佩的神色,西门吹雪亦有动容。

“北地人们,真的如此艰难?”花满楼问道。

“不好不赖吧。其实鞑子过得也不好。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妻儿。他们也不能算错。”小桃叹了口气,随即一脸坚毅地说,“但是,我们不是鞑子,也顾不了鞑子,我们只保护我们的亲人。”

西门吹雪忽然说:“李婉娘也是你们的人?”

“是啊。”小桃忽然想到了什么,说,“对哦,你被她玩弄过,所以才念念不忘?”

花满楼紧张地注意西门吹雪的动静,谨防他突然暴起伤人。陆小凤则惊讶地看着西门吹雪。他这个冷冰冰的朋友,真的在女人手上吃亏了?

“她杀了萧浩天。”西门吹雪冷冷地说。

“萧浩天?哪个?”小桃想了半天,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她说:“你说的是那个啊。什么萧浩天,那家伙根本不叫这个名字。他姓呼延,名字挺长的,不记得了。”

西门吹雪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君四娘要杀一个隐匿身份的鞑子,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君四娘守着北地,为何要掺和中原的这些事?”陆小凤说。

“不掺和这些,你来给我们送钱粮武器吗?”小桃反问道。

“可惜,这一回折了许多英雄豪杰。”陆小凤叹道。

“英雄豪杰?不过是一群只知道杀人放火的祸头子罢了。”小桃面露不屑,说,“真正的好儿郎都去保家卫国了!”

陆小凤说不出话来。他最近经常无言以对。就像此时,他虽然不认为投身军旅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却无法否认小桃的话。过了好半天,他说:“我忽然觉得,我是个混蛋。”和君四娘等人比起来,他真的连混蛋都比不上。

“竟然有人说自己是混蛋!”小桃笑嘻嘻地说,“对了,花满楼,你还没告诉我,身有残疾的人,怎么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呢?我们那里好多人伤了,生活很不方便。”

这世上只有一个花满楼,这样一个热爱生活的快乐的瞎子。但是,小桃说的人,为何而伤,在座的人怎么猜不出来?他们说不出拒绝的话。

就在花满楼斟酌着,要如何回答之时,一个略显沙哑的女声传来:“婢子承诸位照顾,君舒雅在此谢过。”

众人一惊,他们循声望去,却见一身黑衣的君舒雅轻盈地立在院墙上,而他们,甚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尽管之前有些不愉快,在座的,却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君舒雅其人,本就是个值得敬重的人物。

“君姑娘下来一叙,如何?”花满楼邀请道。

“行程匆忙,舒雅不得不辜负花公子好意了。日后花公子若是得空来北方,舒雅定当扫榻相迎。”君舒雅说。

“好。一言为定。”花满楼说。

“君舒雅,你怎么只邀请花满楼?难道我们不算朋友?”陆小凤嬉皮笑脸地说。

“陆公子若是不将麻烦带来,舒雅自然是万分欢迎的。”君舒雅说。

陆小凤摸摸胡子,说不出话来。

小桃笑着对陆小凤做了个鬼脸,又和花满楼打了招呼,跺跺脚,一下子跳上院墙,跟着君舒雅离开了。

这个时候,陆小凤才顾得上自己的肚子。他狼吞虎咽地吃着点心,含糊不清地说:“西门吹雪,她们一定很讨厌你。”

西门吹雪冷冷地看向陆小凤。后者依旧吃着点心,说:“如果不是讨厌你,她们怎么都不和你说话?”

西门吹雪默默地转过头,不去理他。西门吹雪能感觉到,君舒雅和小桃对自己的排斥。他大概知道原因。她们仅仅将剑当作武器,一件死物。而他,爱剑,敬剑,视之为生命。他们的道不同,意见相左,还总是撞见对方叫自己看不惯的行为,印象当然不怎么好。他们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打算,西门吹雪只是追求剑之极致的剑客,君舒雅只是戍边的女将,那是他们的道,不可毁弃。

西门吹雪、陆小凤以及花满楼各怀心事,并没注意到,一个俏丽的女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沉默地注视着这边。那是孙秀青,曾经的峨眉弟子,如今的西门夫人。决斗之前,她担忧丈夫的生死,如今,西门吹雪回来,她依旧忧虑。她能感觉到西门吹雪的变化。那一夜之后,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冷漠无情的剑客,那个对她温柔的西门吹雪,去了哪里呢?孙秀青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眼中没有即将为人母的喜悦,只有掩不去的忧愁。

延伸阅读

英港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ysud.shtml
菏泽英港家纺有限公司地处各省市闻名的牡丹城市----菏泽,这里风景秀丽、依山傍水、环

豪意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gkil.shtml
湖南省豪意电器有限公司位于长沙市芙蓉区隆平高科技园。公司创办于1989年,是一家集研

华纳兄弟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gnj4.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717105216305.

奕宇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ph35.shtml
上海奕宇公司提供电子秤,托利多电子秤,小型电子秤,条码电子秤,公斤电子秤等。上海奕宇

安满奶粉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drb.shtml
安满奶粉是新西兰乳制品巨头恒集团旗下的奶粉品牌,一直致力于女性健康研究。在1997年

晶典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d01i.shtml
浦江晶典水晶影像耗材批发厂制做水晶,水晶工艺品,水晶礼品,水晶纪念品,水晶办公用品:

李斯特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sr0g.shtml
公司是国内钓具领域连锁数量多、分布广、规模大的连锁企业,是中国钓具行业的现代化企业。

年年兴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dw5w.shtml
年年兴对联总部提供各式时尚礼品,精美礼物的订制定做业务,长年研发、生产、销售各类促销

超越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a68q.shtml
很越渔具主营鱼钩、鱼线、钓鱼用品等。很越渔具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

文丰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n7co.shtml
文丰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刀剑尬舞在线阅读第3章

    回头看了看,背后并没有传送门之类的,也就是说,公孙焯这会想要回去都回不去了。这一点也是让他很无奈……他喵的,我只请了三天假啊!!偏偏回到别墅之后和所有这些女人开无遮派对就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然后举行祭拜仪式又是一天,这就剩下最后一天了,然后他还得赶回去呢?算了,还是赶紧去找那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莉娅吧,

  • 顶流弟弟光荣掉马了在线阅读这么定下(一)

    依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单纯的以玩为目的地痛痛快快地玩了。虽然她恐高,玩不了摩天轮,但还是豁出去地陪萧炎玩了次过山车,速度快地连脸都不成样子,落地后,四肢还发颤着的她对萧炎说,不玩了不玩了。所以,另一次是他自己一个人玩。虽然身子骨很久没活动,可还是拼着命陪着,一下午下来,她的身子骨也散了架,脚也酸到不行

  • (花千骨同人)蜀山掌门画风有点清奇之苏友兰(3)

    “你刚才太乱来了!”从李超房间离开之后,苏云夕立刻责备孙楼:“要是李超事后报复我苏家,那……”现在秦泽已经虎视眈眈,要是再加上比秦家还要难缠的李家。苏云夕一想到就觉得头疼。孙楼满不在乎的问道:“那小胖子要是不识抬举,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要对付秦家,也不在乎一个李家了。”“你能不能别吹牛?”苏云夕无语

  • 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在线阅读金色水井(二)(修改)

    “尤其是西方那一口金色的水井,灵韵极其浓厚。”血真人未有解释,自顾自地说着。“为师本来打算寻找此地漏洞,但奈何那女人实力太过恐怖,现在估计应该是在灵神左右,方圆四周根本未有一丝逃跑可能。”“现如今发现了此等孕灵之地,也许是你我的机缘,为师暗中观察,皮衣郡主并非肆意虐杀之人,你我完全听候她的命令即可。

  • 末世之玩具狂潮之剑羽门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搜寻丝思依然下落不明,萧心急如焚.在剑羽门此时门主正和戾使,几个掌管要务的门主讨论乐使背叛的事情呢.“门主,乐使背叛的事情已经是昭然若接了,应该立刻严惩.这是戾使,在三使当中他的暴戾之气是最重的,他也是之中最重权利,财富的一个,同样也是最敌视别人的,他们三使是剑羽门的金牌令箭,可以说

  • 神宇纪在线阅读第4章

    无形的墙壁囚禁着暗淡的阳光,晦明的空气中飘荡着无言的冷寂,米彻握着手中的武器在众多的注目下迈步前行。低吟的脚步夹杂着不安,仿佛每跨出一步都会用尽身体的力气。“我要结束**。”米彻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停的反复重复,为自己打气。脚下踩着固定节奏,米彻却有一种随时都会摔倒的感觉,自己站的还算稳,为什么会有这

  • [全职]双网大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董事长话中有话,语气听似平缓,说得轻,落得重,彼得感觉被敲了一棒子。他意识到这里边有问题。脑袋稍稍转悠几下,马上明白过来,招数使猛了。上任才几天,竟擅自主张开了董事长亲外甥,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同自己过不去?中国有句俗话,打狗看主人。狗仗人势,它有来头,靠山立在那儿,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想起应聘面试

  • 赤瞳重生魔法国度?

    “&#。。。…(百分号)*~~出来吧,我的宠物。”依斯亚俊闭着双眼,仰着头,摊开双手,等待着他的宠物降临,这已经是他第几次召唤宠物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这个魔法天才居然连每个人都会的召唤宠物都不会,不知道他还能怎么活。1分钟、5分钟、10分钟,“什么破玩意儿,又失败了。”依斯亚俊不禁

  • 穿越神雕侠侣之鹿笃清在线阅读第十节

    乔歌看了是十多小时电影,这会儿正头昏眼花,他点了支烟,手搭在阳台上吹风。最佳男配名单发到他这,意外看到喻麦的名字,参选男配提名的评委有六人,每人六票选择权,最后是按投票数决定的。他估计人还没睡,便直接打去了。因之前的事,所有评审委员会名单全部保密,乔歌没想到喻麦这么机敏,一下就猜出他身份。乔歌声音有

  • 九幽仗剑行第十章在线阅读

    茶,沁人心脾的清香;笑声,充盈肺腑的振奋精神;话题,越来越精彩的引人入胜。当关沙林叙述完了自己千年前的境遇和洞中的修为时,古力德他们三个人的情绪显得异常的激动。“师父,《摩诺经》究竟是部什么书啊?它能让那么多人为它互相血腥厮杀、争夺。”诺曼德不解地问。“它是一部超度亡灵魂魄的经文咒语,凡被超度的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