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稚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沅人生中第一次为钱困扰,是在她大学毕业那年。

二〇〇八年,金融风暴。

她始终记得那一天下午,阳光猛烈地穿过落地玻璃窗,晒得人直冒汗。那时候,她以为这是一个好的预兆。

江沅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望着花园里堆满落叶,无人打扫,皱了眉头,还是转开视线。

她给会计师打电话:“还差多少啊?”

“还差三十万了,不多。”

“三十万还不多?”

会计师好心建议:“你不是认识白满川吗,给他打电话试试?他最近很火。”

江沅挂了电话。

三十万而已。以前少买两个限量包就有了,今天能让她跪下。

这一场金融风暴牵连甚广,她爸爸的公司也濒临破产。要是还不上这笔钱,她父亲可能要坐牢。想把游艇跑车房子卖出,才知这困难时局,什么是有价无市。真是贱卖也没人要。但好歹也算卖了。

江沅熬得眼睛发红,不断打电话到处借钱。落难凤凰不如鸡,人人苦笑:“我也血本无归,我都沦落到卖车了。”

金融风暴,谁能独善其身?

她按捺住小姐脾气,苦苦哀求,坚持不懈地打电话。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在现实面前,终于也不得不低头,把通讯录上能求的人都求遍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号码没打,白满川。

她一直没打。

白满川当然能够拿得出这笔钱,他在**圈拍戏,混得风生水起。他不炒股不投资,手上全是现金。这时势,谁有现金,谁就是上帝。

她望着那个号码。她也算对白满川有过一点恩情,赞助了十五万给他上学。但是,在白满川籍籍无名的时候,她把他当玩物,耍得他团团转。如今她就算愿意去求他,他也未必愿意借钱,或许还会趁机奚落她,报复回来。

不过,她死缠烂打,厚着脸皮,总能把十五万要回来吧,总比没有好。

江沅转头去看身后的沙发椅。

她之前忙于筹钱,没注意到她爸爸还在沙发角落坐着抽烟。他满脸都是胡茬,从前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不知道抽了多少根,也没换过姿势。地上全是烟头。屋里被烟味覆盖,她受不了地皱了鼻子,去把窗户打开了。

“别抽了!”江沅去拿走他的烟。

手里的烟被拿走,他似乎是要动怒,抬头见是江沅,又颓唐地垂下肩膀:“小沅。”

江沅眼眶酸涩。

曾经无所不能,意气风发的爸爸,哪怕只有两个小时睡觉,也要花一个小时打理自己外表的男人,如今臭气熏天地窝在角落,整日抽烟喝酒。

小时候,他最爱把她托在自己肩膀上,乐呵呵地说:“没有妈妈,还有爸爸呢!谁欺负你,记得告诉爸爸。爸爸替你打他。”

现在,时光狠狠把她爸爸欺负了,她也要竭尽所能保护爸爸。她不能让爸爸坐牢。

“爸爸。”江沅忍住哭腔,“您先去洗个澡,钱快要筹到了。”

江爸要细问,江沅不肯细说,敷衍过去。

江爸叹气,抚着她的头发,把她抱到怀里,唉声叹气:“你受苦了,是爸爸对不住你。”

“没什么的。”一家人,自然是祸福同当。江沅哄他:“等会我们去红楼吃你最喜欢的雪花鱼,我让人订位置。”

“不去红楼了,让人在家里简单煮点。”

家里佣人早就辞了,爸爸是忘了。江沅一顿,莫名心酸:“嗯,等会我来煮。”她努力挤出个笑容,“是啊,他们那儿狗眼看人低,谁稀罕去。”

“嗯。”江爸还是无精打采。

“我们一定会东山再起的。”江沅扶着爸爸,“现在别想那么多,先去洗个澡。爸爸您真是臭死啦!”

江爸笑了:“还嫌弃爸爸了。”总算是起身去洗澡。

江沅见爸爸收拾了情绪,重新振作,很是高兴。她靠近窗户边,深呼吸一口。不管怎么样,爸爸是最重要的。

她给白满川打了好几通电话,也没人接。等了大半个小时,白满川才回了一句:“我没看到你的诚意。”

他就是想趁机报复她!白满川大概连怎么糟践她都想好了,摩拳擦掌等她上门。她了解白满川,他们本性是一类人,恩仇点滴在心中。

她气得想摔手机,真是风水轮流转。

江沅烦躁地走来走去,还是决定亲自上门找他。龙潭虎穴也好,无底深渊也好,她得去。

总得先解决肚饿。

江沅到厨房翻来半天,找到面饼。她第一次煮面,很快面就糊成一坨坨的,气得跳脚。她回头看一眼,见爸爸还没出来,赶紧捞出来倒掉,重新来。

“轰!”远方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后山,连人带车翻进了山沟里,再也吃不上她煮的面了。

江沅那一刻只顾着糊掉的面条,没意识到她的人生也因为这一声巨响,彻底糊成一团,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爸爸自杀去世以后,她痛哭一场,还是要收拾情绪处理各种遗留问题,很快瘦得不似人形。一切结束以后,她不愿留在这里触景伤情,独自一人去了香港。

以前胡天胡地,不学无术的江沅,也终于被迫靠自己双手谋生。她一无所有,靠着一张还算漂亮的脸,在一家小公司当前台。她从头开始,重新捡起德语。从前台做到助理,再转德语翻译,走得磕磕碰碰,但总算工资升了好几倍,业余还给人当模特,只要有钱赚的事,她都做。

每个月还钱给债主,剩下的钱她都赶快存起来。因为自从那一声巨响过后,她的背后便是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人。

不过,江沅性格乐天,尽管背一身债,仍昂头挺胸,像背名牌包。她每天乐呵呵的,谁也打不垮她。

再次见到白满川,是几年后,也是在一个阳光猛烈的下午。那时,她啃完一客三明治应付午饭,准备回去的时候,被同事拉着去看拍戏现场。

香港,正午。

红绿灯拐角处,绳索圈出一块地。见几个胖子守在边缘,防止围观群众闯入。有人边抬手蹭汗,边高举收音棒。两三个人扶着移动设备,对准街角位置,滑轨跟拍。

“白满川什么出来?”

“没看见!”

到处是人,探头探脑。

江沅被同事拽着手臂,挤进人群,感觉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同事奋勇拨开前面一个汉子的脑袋,不忘招呼江沅:“你看得到吗?他们在拍戏,哎,那个是不是林依!看见没,就在那个箱子后面。”

她指了个方向,又感慨明星就是明星,电视上看着普通,放到人堆里能发光。

“有什么好看的!”江沅憋得小脸通红,踮着脚往前看两眼。密密麻麻,全是脑袋挤脑袋,什么也看不见,“走了啦!”

同事不肯,仍拽着她往前挤:“有白满川,我刚听见有人喊了。我听说他真人比上镜还帅。”

“谁?”江沅一听这名字,只觉得呼吸更困难了。

“白满川!你不知道?就是电影《冷枪》那个好帅的大反派,演技炸裂。我好喜欢他的。”

“还有《刀锋》和《销魂歌》……”旁人听到,也过来凑热闹。有人感叹,“明明有颜值有演技,不知道为什么每年戏这么少。”

“他现在只接大导演的电影好吧,还拍什么电视剧哦。”

江沅语塞。

白满川今时不同往日,那时候她只要一个电话,他就得十分钟内赶到她面前。那时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挤在人堆里,想见他一面都难。

时移世易啊。

心酸吗?也谈不上,只是有点感慨,还有一点恨。

光那一句“我没看到你的诚意”,就足够她记恨一辈子。闺密路西说:“落井下石的人不只白满川一个,你怎么就光记恨他了?”

江沅:“没办法,我记性好。”

江沅怕被白满川见到自己落魄的样子,扯了一下同事的袖子:“我先走了。”

同事回头说:“白满川马上出来了,看一眼,拍到就走。”

“白满川出来了!”忽然不知道谁在人群里吼了一嗓子,霎时像捅了蜜蜂窝,人群炸了,无数人往前挤。同事还在催促她快点,她一心只想往后退,但已经退不出去了。

同事把她拉到前排,紧紧挨着那一条清场的绳子。

这下,她连咬着口香糖的导演有几根头发都看得清清楚楚。人这么多,白满川又忙于拍戏,还有一个男人挡在她前面,未必能看得见她。

她想往后退,身后有人想往前挤。

前方那男人也受不了,皱眉回头:“妈的,别挤……”见了她的脸,他一愣,往旁边挪了下,指着自己前方那空位,“哎,美女,你到我这边来看,看得很清楚的。”

江沅忙说:“不用不用。”

热情的男人激动地把她推到前面:“别客气呀!我刚看到白满川了,还真是挺帅的。”

江沅黑了脸:“真不用。”

巨大引擎声呼啸而至,如鹰俯冲下地。

跑车从拐角处横拉冲出,腾空一跃,车尾一甩,漂移冲往另一个方向。下一秒,拐角两辆车也紧随冲出来,两人探头从车窗里,对准他的跑车疯狂扫射。

西装革履的男人一脚刹车,拉住车里的女人,迅速绕到车后方闪避。子弹横飞,他一手捂住胸膛,血从指缝渗出,一手持枪,背靠车侧身往外看。

“听我说,等会我数到三……”

女人听不进去,使劲摇头,哭得停不下来。

她又怕又慌:“我不行的……”

白满川尽管负伤,虚弱地喘气,仍比她冷静镇定得多。

他把食指挪到嘴边:“嘘,你行。”他见那边的人已经往这边围拢过来,“还记得我之前怎么教你的吗?”

“记得。”女人不住抽噎,声音近乎嘶哑。

“如果我……”

女人啜泣着:“不……不要管你。”

白满川看了女人一眼,手臂圈她的脖子,痛吻她的发端:“乖。”随后,他侧身用肩膀顶着车,倒数,“一……”

“Cut!”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同事咬着手指头,担心白满川受伤:“好危险!”

江沅撇嘴。受伤才好!衣冠禽兽,人面兽心,斯文败类,养不熟的狼崽子。

她在心里恶狠狠把他骂了个遍。

骂得正爽,同事又拉住她,要她帮忙拍视频。

“有什么好拍的。”江沅嘀咕。别说他穿着衣服,不穿衣服的样子她都见过。

大概是拍得不错,导演跟白满川谈笑几句,白满川就拿着保温杯到一旁休息。他边喝,边往他们这边扫视。

“哇!他看过来了!”

江沅立刻拿起包,挡住自己的脸。

不知道白满川有没有看到她,或者还能不能认出她来。她留了长发,打扮也俗了,跟以前那个光鲜明艳的江沅像两个人。

人人激动,同事因为拍到了白满川的正脸而惊喜万分:“拍到视频了没?”同事抽了个空,回头看她,“你干嘛?”

江沅:“阳光刺眼。”

“哎!”同事恨铁不成钢,嫌她不争气,“你往旁边站一点,我来拍!”

江沅求之不得,忙让开位置,趁机躲到她身后去。

同事从手机录像里看白满川,忍不住捧脸:“喝水也这么好看……”

“好看好看。”江沅心不在焉地附和,听见同事在旁边低呼,“他好像一直在看我们这边。”

“不可能。”江沅往左边小心地挪,自我安慰,“他在喝水,没看我们,绝对没看我们。”

“不,他真的在看,而且好像在看……”同事突然不说话了,开始拨头发弄衣服,顾及旁人,她压低声音跟江沅说,“他在看我。”

江沅从包后探头出来,白满川手里拿着保温瓶,并不喝,目光如炬盯着她这个方向,微微抬起下巴。大概是看到了她,但又不确定是不是她。

江沅立刻缩回头,躲回包后面:“走吧走吧。”

“你不信?我真的跟他四目相对了。”

”信信信。”江沅无语,不耐烦地看手表,“快一点半了,我三点半还要见客户。走吧走吧,人都看到了。”

同事不肯:“多看两眼嘛,急什么?”

“你不走我走了。”江沅鬼鬼祟祟地举着一个包挡住脸,弓着腰,企图从另一边突围,但横竖钻不出去。人太多了。

延伸阅读

维科家纺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sivq.shtml
维科家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宁波维科家纺有限公司是维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专业家

百媚直播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gzxv.shtml

富帅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sjfu.shtml
针对家电辐射危害人体健康问题,公司成立17年来已经研发出“无辐射无电磁炉”“无辐射火

娃娃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yr51.shtml
广州娃娃毛绒玩具厂是一家生产毛绒玩具和毛绒卡通为一体的公司,主要供应毛绒卡通毛绒公仔

思竹鑫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dc4v.shtml
思竹鑫家纺位于中国的竹乡浙江安吉.这里山清水秀,竹林资源很为丰富.方圆有500万亩竹

茅恒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xdc5.shtml
茅恒酒业作为香港回归十周年之“庆典酒”而步入诗的殿堂:“茅恒玉液映月心,芬芳遥泻欲勾

福利康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pi6j.shtml
福利康健身器材是一家集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型公司,福利康健身器材成立以来

帘冠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pjmg.shtml
帘冠窗帘致力于发展强大的销售网络和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提供更高品牌价值的智能化解决方

李羽竺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uheq.shtml
**竺公司主要经营各类休闲女裤、女装。拥有从设计、生产、拍图、销售一条龙服务的完整产

哇塔智慧商店加盟  http://www.myantiagingbeauty.com/6549.shtml
哇塔whatshop是一个实现了整合物联网、人脸识别、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余火终烬之家的温暖(8)

    在童村长公布这个对于在场之人来说是个天大喜讯的消息时,刚刚才安静下来的阿澈和紫蝶两人瞬间又炸开了锅,内心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紫蝶这次的反应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因为她本身就师从于童村长学习针灸之术,以她自己的推测,在任峰身上的银针被取下之后,也就意味着任峰的康复只是个时间问题,只不过时间是长还是短,

  • 故事毒汤之蛇佣兵团

    幽静的遗忘森林中,阳光透过树木的枝丫穿透进来。江海此刻正在完成最后一个任务,那就是止血草任务,但是已经在这里两天了,还是没有发现止血草的踪迹。真实,这是江海对这个世界最为直观的看法。无论是这几天杀怪物的那种刺激,在新手村吃东西感觉。这几天也是听说了有新手死了,光这个42123号新手村,直到今天系统上

  • 慢夏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是一个高度文明的机械大陆,人类的污染导致了生态恶化、资源的枯竭。环境的不断恶化,世界面临着毁灭,人类面临着毁灭。一批伟大的科学家见到这个局面,便打算用自己的力量找到救世的方法,他们发明一台超级电脑,有着无与伦比的计算和学习功能,可以运行大型的计算,希望以此能计算出拯救世界和人类的方法。布拉德巴亚斯

  • 霹雳异数之神曲无双第1章在线阅读

    我望着窗外,天空灰蒙蒙的,低沉的雷声不时传来,看样子很快就有一场大雨降临,六月的苏州,好久没下过雨了。“小瑜,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身后传来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不难听出声音中的期盼。我回头看了一眼,林雨坐在椅子上,身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纸箱子,她那姣好的面容有些憔悴,却仍旧希冀的望向我这边。摇了摇

  • 快穿之横行霸道在线阅读第三节

    “喂,你们安静点!”后面的绑匪们见唐靖林诗羽竟然在旁若无人的聊天,当即厉声呵止。唐靖忽然回过头来,向着带头的高大绑匪一本正经的说道:“几位大哥,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身上没几个值钱的东西,你抓了我也没用的。”听闻这话,高大绑匪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又不是冲着你来的。”“那你们是冲着她来的了?”唐靖望

  • 乱世少年赤子心第八章

    所以他只是轻轻一叹,“没什么,一时睡不着而已。”对着男生黑宝石般又黑又亮的眼睛,说谎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晏林筝却“勇敢”直视着他,这也是一种“征服”的手段,否则自己今后都将无法面对他。宋时光笑了一声,“你知道你这一个星期都不太正常么?星期一是最不正常的,后来好了一点,但也没好到哪去。”晏林筝:“……

  • 早安厉少水罗洞

    临宗主开口临承自然不敢再顶嘴,只是收鞭冲着阿宴怒吼了句“拖油瓶。”“承哥哥,爹爹说了生闷气伤身体,来吃颗糖豆消消气。”今安笑了笑将手中的糖豆递到临承发出声音的方向。“小姐,您太善良了。”临承恭敬的双手接过糖豆,小心翼翼的用干净的丝帕包起来揣在怀里,这可是小姐给他的第一个礼物,回去一定要用盒子封存起来

  • 恣意之暖意

    “若是想写也不是不可以,以后拙园开课之时,你不可偷懒,认真写来便是……”谢琰思忖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沈素绾听得有些惊讶了,心想他这是什么意思?不要自已于人前写字,却是叫自已以后来拙园上课?难道是说,自已从前临他的帖算是偷学的,以后得他亲自教授便就顺理成章便算是他教的了?他既是开口相邀,自已本来

  • 枕上雪之与你洞房(4)

    铺在玉石床上的红色绸布颜色深一团、浅一团的,显见是被什么液体打湿了,红烛光辉闪耀,“噼啪”一声响,灯花绽开,灯油顺着烛身缓缓落下,像是流下的眼泪。绸布之上。一位有着粉色绒毛尖尖耳朵的少女正躺在那儿,绸布边缘垂落下来几条同样的毛绒尾巴,但那长长的、本该是蓬松又柔软的尾巴,不知被什么打湿,只是狼狈地垂落

  • 古代农家的上进生活第五章在线阅读

    事实上虽然托尼嘴上说着不担心,但到了开播的时候他比谁都要早坐下来看。一旁还有早就试完战衣但因为想知道内容所以仍然留在大厦内的彼得·帕克。认命般从机器助手上拿起杯丝毫不甜甚至偏苦蔬菜汁后,正要在史蒂夫目光下喝掉时,恰好随着熟悉一声“叮”,直播开始了。然而托尼想法落空,虽说已经开始,但哪怕所有人都看向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