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九重涅槃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步关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季丹心从小就在周围人的辱骂与嘲笑声中知道,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弃婴。当年裘老大路过太行山脚下,捡到了还在襁褓中的他。

一晃便是苟且偷生十七年。

入夜后的九江区群魔乱舞,无法无天。白天营业的店铺大都关上了门,夜晚特供的小摊逐个亮起了灯。

季丹心一路上遇到好几起火拼事件,不过他并没有被殃及——他将上衣的长袖撸了上去,刚好露出了上的半截纹身。月光照耀下,那似虫非虫淡紫色刺青居然浮现出了一层诡异的荧光。

一路上没人动他,夜间出没的九江人显然比白天遇上的老板娘识货。

季丹心顺利地绕过了几起群架现场,终于来到了寒龙帮的大本营。

空中大片乌云滚滚而来,不出片刻就遮住了月亮。低沉的气压,潮湿的晚风,以及隐隐作痛的膝盖,都提醒着季丹心,暴雨要来了。

他径直走向了裘老大的房间,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房门。

“进。”一个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

屋内一片幽暗,没有开灯,只点了几支蜡烛。

微弱的烛光下,隐约可见香烟缭绕,安静得可怕。

裘老大这里是禁止大声喧哗的,因为左手边的隔间内有一尊神龛,供奉着佛像。

季丹心每每来到“佛前”都觉得搞笑。原来坏事做尽的人也会信仰这些吗?裘老大真的敢相信所谓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吗?

“你来了。”裘老大坐在主座上,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下手边还站着一个人,那人季丹心认识,是城北那一带的扒手姜仔。他来这里做什么?

“裘叔。”季丹心低头叫道。

裘老大放下茶杯,直奔主题:“贡钱还没凑齐,是吗?”

季丹心舔了舔嘴唇:“实在对不起,裘叔,您也知道我前阵子生了场大病,最近能赚快钱的机会又实在不多,麻烦您再给我宽限几天,我一定……”

“你放屁!”一旁的姜仔突然开口,弯腰对裘老大说,“裘叔,我今天在腾飞广场亲眼所见,他都来我的地盘抢活儿了!而且钱包明明已经到手了,可这小子最后居然又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这哪里是赚不够贡钱,分明就是不想给您!”

姜仔越说越激动,腾飞那一带是他的活动区域,下午那个男人原本是他看上的猎物,结果被季丹心捷足先登抢了先,害得他丢了这条大鱼,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转头就回来给裘老大打小报告了。

裘老大冷冷地转过头,却是将阴沉的目光对准了姜仔。

姜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太大声了,顿时一头冷汗,嘴巴蠕动了一下,小声道:“裘、裘叔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裘老大这才回头看季丹心,问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季丹心的心沉了下来,他捏了捏掌心的汗,故作镇定地解释道:“裘叔,这事其实事出有因。得手后我才发现,那钱包的主人是一名通灵者,身份特殊。而且通灵者的本事您也知道,我担心他们万一真追究起来怎么办?我害怕给帮里惹麻烦,这才……”

裘老大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当初连条子都敢偷,还怕对方是个通灵者?”

季丹心听他将旧事重提,心里一咯噔。

裘老大转动着手里的佛珠,缓缓说道:“你不是害怕会连累帮派,你是长大了、心野了,不想在我这里干了而已。”

“不是,裘叔,我哪敢啊?”季丹心扯了扯嘴角,勉强迁出一个服软的笑。这个“罪名”他是万万不能认的,过往的经验教训告诉他,“不想干”或者“不能干”的人在裘老大这里都只有死路一条。

他刚要再辩解几句,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从右臂传来,刻骨的寒意瞬间将他淹没。

紧接着,令人绝望的巨痛传遍了他的每一根筋骨、一寸皮肉,仿佛有千万蛊虫在啃噬他的躯体,又或有无数根钢针在他血肉中搅动。

“唔——!”季丹心瘫倒在地,身上的冷汗蹭蹭地往外流,瞬间打湿了全身。他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左手无意识地抠住了右臂刺青处,指甲生生掐进了肉里,却恍若未觉。

“裘、裘叔……这一定……有什么误会……啊啊啊!!”季丹心猛地仰起脖子,终于痛呼出声。像是绝望的天鹅被人扼住了喉咙,仍在窒息的痛苦中垂死挣扎。

“误会?”裘老大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季丹心,“你是我从小养到大的,曾是他们之中最争气的一个。你很聪明,什么都一学就会,所以我给你的包容比他们都多。可你是怎么报答我的?你试图逃跑,还不止一次。两年前你故意找了个条子下手,就差直接去警察局自首了,以为进了少管所就能摆脱我,真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吗?我一直念了一丝旧情,希望你能悔悟……十七八年了啊,就算是养一条狗,它也该对主人忠心耿耿了。”

裘老大说了些什么,季丹心其实没有听清。

夜风吹过,屋内烛影闪动,仅存的一点微光也变得虚晃起来。

恍惚中,周围的一切装饰仿佛都变了样子,镇宅的铜像化作了青面獠牙的夜叉,将他锁入了地狱最底层的无间道。

相传坠此地狱者,受苦无间断。

耳畔充斥着受刑者的哀嚎惨叫,狱卒视罪人如砧板肉,一遍又一遍地用利器对他们施以刑罚,惩戒他们生前犯下的罪孽。

季丹心在这无间地狱里奔走,找不到出路。他想去问问那座上的判官阎罗,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要来到这里,而这样的痛苦又要持续多久。

好像过了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刺骨的冰寒与巨痛才缓缓退出。

季丹心像一条死狗一样软瘫在地上,身子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涣散的双瞳好久才找到焦距。

现实发生的一切又将它拉回了人间,他抬起被冷汗打湿的眼睫,撞上了裘老大冰冷而又麻木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季丹心闭上了眼。

对于这一天的到来,他其实并不意外。裘老大绝不是一个“念旧情”的人,幼时被拐来的孩子不少,可是能苟活到现在的,已经只剩他一人了。

就连进了少管所的那次,他以为裘老大会有所顾忌,不敢在对还身在少管所里的自己发动蛊毒,他以为自己被抓后裘老大就会放过他,可是他想错了。裘老大依然毫不留情地用这种方式逼他回去。如果不是他在保外就医的途中侥幸找到机会逃走,狼狈地赶回了寒龙帮,他相信那次裘老大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上贡上迟了这种件事,虽然不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罪不至死。裘老大这回发难是对自己早有不满,今天终于引燃了□□而已。

裘老大在季丹心面前蹲了下来:“你不是想走吗?”

这样的明知故问让季丹心感到了一点意外,他明知自己逃不过了,却还是虚弱地摇了摇头,做最后的挣扎:“不是的,裘叔,您听我解释——”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裘老大打断了他无谓的解释,“有一个任务,很危险,可如果你完成了,我就收回我的蛊虫,放你自由。”

季丹心猛地抬起头,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他一时间不清楚裘老大是在试探他还是真有这个打算。若说是试探,明明已经没必要了,裘老大认定了他有异心,捏死他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可如果裘老大说的是真话……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季丹心想都不敢想。

“呵。”裘老大从他的目光中读懂了他的心思。毕竟这么多年了,他虽然没有完全将这只小兽驯服,却也对他足够了解。“你不用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明天就是中元节了,我也不想开杀戒。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这次的任务,你有没有命回来还难说。如果最终你能带着我要的东西回来见我,算你的造化,我也不会太难为你。”

季丹心愣了愣,明天就是中元节了吗?

他沉默片刻,收回了在裘老大面前一贯低服做小的伪装,再抬眼时,目光中仿佛有光掠过:“好。无论是什么东西,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把它带回来。可是我如果真的活着回来了,您当真放我自由?”

“哼。”裘老大眯了眯眼,眼前的幼兽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居然都敢质疑自己的话了。

“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裘老大没有因为他堪称挑衅的质问而动怒,他没有必要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了,“滚吧。”

“一言为定。”季丹心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虽然满身狼狈,但一双眼睛却亮得出奇。

推门而出时,屋外已经下起了暴雨。

细细密密的疼痛从膝盖处的骨头里传来,旧伤还是复发了。

胃部也仍在隐隐作痛,身体好像各个零件儿都在叫嚣着要罢工,这样的状态对一个即将要去打一场硬仗的人而言显然有些糟糕,不过季丹心没有因此而感到焦虑,他甚至有几分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裘老大的一番话让他看到了希望。虽说对方只给了他一个口头承诺,但是季丹心在裘老大身边这么多年了,知道他虽然坏事做尽,但至少言而有信。否则一个无德又无信的人,很难带领寒龙帮走到今天的。

他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走回了住所,一间破旧简陋的小屋。原本以他现在的处境,是没有资格拥有单间的,这是他曾经在刀枪剑棍中打拼出来的住所,帮里也一直没有收回。

经过一天的折腾,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疼。不过季丹心没有直接倒床就睡,而是扭亮了床头的小灯,强撑着打了水回来清洗身体。等把自己收拾干净,又默默地给自己泡了一碗方便面。

趁着等泡面的工夫,季丹心在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明黄色的锦囊。

这是裘老大捡到他时出现在他襁褓中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锦囊一面绣一个刀头燕尾的“季”字,另一面绣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白玉兰花。

这锦囊小巧精致,做工精美,可里面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只有写着他名字的生辰八字和几张似乎是平安符的鬼画符,没什么价值,所以裘老大也没有私吞,这锦囊就一直留在了季丹心身边。

夜雨孤灯下,季丹心小心翼翼地将锦囊拆开,从中取出了他的生辰八字,指尖在“丹心”二字上抚过。

丹心,这是他父母给他取的名字。

季丹心转头望向窗外,耳垂上的星星耳钉也跟着一闪。

他记得那天也是中元节,也是一个不见星月的夜晚,他在生死关头被顾天师手持止戈剑救下。

那是一把通体碧绿的宝剑,剑身和玉石翡翠一样好看,剑辉比星辉更加璀璨。后来他上网一查才知道,止戈剑还有一个俗名——流星剑。相传剑之所及,如同流星划过,星芒闪烁。

确实如此,季丹心怔怔地想。转眼九年过去了,他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一晚的场景,像是昏暗天地间突然亮起了一颗星星。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记忆中的男人温和地问。他手持宝剑,光彩夺目的剑芒在他周围萦绕。

年幼的季丹心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故吓到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回答说:“我……我叫丹心,季丹心……”

对方沉默有时,就在季丹心不安地抬头仰望他时,顾长修屈膝蹲了下来,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轻笑道:“是‘碧血丹心’的‘丹心’吗?——好名字,你的父母一定希望你成为一个善良正直、坚毅赤诚的人吧。”

小丹心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彼时的他尚且不懂什么是“丹心”,他只是裘老大手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爪牙。可男人的话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名字或许和“狗子”、“柱子”之类的名字不同,有特殊的含义。

于是就那么懵懵懂懂地将男人的话记了下来,一记就是九年。

这九年间季丹心无数次回想起那个夜晚,如果他当时选择了跟着顾天师走,那么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呢?

可惜他那会儿太小了。

季丹心年幼的世界里没有善与恶、对与错、德与法的概念,这些都没有人教过他。他的生存规则简单粗暴——只有一个人的命令是必须遵从的,只有听那人的话才能活命,那个人是裘老大。

所以当顾长修把他交给前来善后的通灵者,而自己又奔赴前线捉鬼后,年幼的小丹心趁着看护者不注意,偷偷溜了回去,回到了裘老大之前说好的集合地点。

他曾经离逃脱地狱只有那么一步之遥,可惜他那时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怕。何况彼时他总能很好地完成裘老大交代的任务,裘老大对他也不算太差。

事到如今,悔之晚矣。

夏日的雨夜,少年独坐在房内,望着锦囊喃喃自语:“你们真的希望我成为那样的人吗?”

可如果真的对他寄予了那样的期望,又为什么要在他出生后抛下他?

季丹心呆坐半晌,自嘲一笑,收好了锦囊,开始吃泡面。

当他终于筋疲力尽地躺回床上时,一翻手机,已经凌晨零点零三分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季丹心听着窗外的疾风骤雨,低声对自己说了句:“生日快乐。”

他出生于十八年前的中元节。

据裘老大说,那天夜里天降异象,群星坠落,太行山一带仿佛陷入了极夜。

而他生在这样一个充斥着不祥气息的夜晚,似乎也注定了此后半生的颠沛流离。

“从今往后,你就是成年人了。”黑夜中,少年的喃喃自语淹没在屋外的滂沱大雨中,无人回应。

疲惫至极的少年终于合上了眼,带着对前路未知的迷茫与期待,沉沉地睡去了……

延伸阅读

雅格布艺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xiwt.shtml
雅格布艺公司凭借雄厚的产品设计队伍,出众的生产工艺,良好的质量和信誉。逐步赢得了广大

恒佑福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atyl.shtml
恒佑福翡翠致力于以现代美学演绎传统经典,以丰富创意创新时代风尚,以简约而不失高贵、经

印纪文化珠宝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ud11.shtml
印纪文化珠宝自2012年成立以来,以其新东方主义美学,为珠宝行业带来了一种新的可能。

教育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x219.shtml
公司所开发具有特色的教育系列产品和特色课程,早已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形成良好的度和美誉

玉美人珠宝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b1dm.shtml
香港玉美人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由国家工商部门批准成立的正规珠宝玉雕连锁企业,公司大陆

维乐妮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n1po.shtml
维乐妮毛绒玩具总部经营毛绒产品出口欧美等地,进入淘宝后迅速成为毛绒玩具类目销售出众品

熊银匠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nnoy.shtml
熊银匠是香港庆美珠宝(国内外)有限公司旗下百年品牌,以传统、精湛的手工工艺为依托,将

海能生物技术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xlfl.shtml
海能生物技术是一家以海洋生物科技为先导,以海洋生物食品、保健品为支柱产业,以海洋能量

点禾馅饼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6f0i.shtml
点禾馅饼加盟隶属于河南省点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点禾馅饼融合现代快餐理念,开创了更符合

可心集成环保灶加盟  http://www.inlandtelcom.com/sugq.shtml
可心集成环保灶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嵊州市可顺心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制开发、制造销售吸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望川之始在线阅读第5节

    三人到家中,已经快正午了。傅袭烟一溜烟儿地跑进厨房,怎么说,也要向傅尘尘展示一下厨艺啊。郁.妻奴.怀安却是一反常态地没有跟进去,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叠起,探究的看着高贵优雅的少年。深邃的眼眸中仿佛掀起了一场风暴。傅尘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并没有开口。这是一场无声的比试。小少年气定神闲地端坐在沙发上,

  • 师姐无耻第八章在线阅读

    她陷入一如几百年来安谧的沉睡,那个梦境和阿端的不同,只是一片凝固的纯白。没有声音,没有动静,没有变化。充溢于天地之间的纯白,是无穷无尽枯竭的绝望与疲惫。她是那么不愿意苏醒,那么不愿意活着。泼天的繁盛,显赫的荣华,光灿流离的世界,甚至火一般沸热的感情,都不过转眼成空,轻轻一碰就碎了。仅仅沉睡在无休无止

  • 雌性现代生活日常八卦境开,群狼而来

    乾天宫内,大师兄看到天霄等人走了进来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天霄面前关心的问道:小师弟没事啦?天霄对着大师兄连忙感谢道:多谢大师兄赐丹。乾天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一颗小小的丹药而已。何足挂齿。小小的丹药,天霄在太华山时听师傅提起过固元丹,那可是多少修真人梦寐以求的固元丹啊,一颗固元丹下去,能让人提升很大

  • 直播成精app第九章在线阅读

    等人都走了,夜远洗漱了一番之后,就躺在床上的外侧,看贾敏脸色虽然苍白,但精神还不错的样子,问道:“你身体不好,怎么不早点睡?”贾敏这些日子肚子里积累了一大堆问题,正等着问夜远,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睡得着,看到夜远睡在旁边,就忍不住问道:“老爷你刚才问玉儿关于贾夫子的事情,可是有什么不妥?”夜远其实暗地

  • 懒得起名给你一闷棍

    到了这个时候,陈洛才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南路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戏耍他而已。这让他如何忍受得了,于是一直压抑的情绪在此刻终于爆发。他指着陈洛,大声吼道:“把他给我抓住!”话音落下,一众家丁立即向南路奔去。此时南路已经快要拐进另外一条小巷,众人见状,连忙加快脚步,生怕给南路跑了。可当他们追至巷口之时,南路却

  • (傲慢与偏见)我是班纳特太太在线阅读第3章

    蓝色的药剂从破碎的玻璃试管流出,贾茹连忙拿起一块试验台的抹布擦干净。“啊!”贾茹清理试管碎片的时候却不小心将手指划破一道口子。清理干净之后,贾茹到抽屉翻找创口贴,却没有找到。贾茹看伤口不大,所幸用水冲洗一下便不再过问。样本依然安静地躺在那里,整夜仿佛都没发生什么变化。贾茹揉了揉眉头,作为一位科研工作

  • 全息网游:萌狐反撩计划在线阅读第8节

    圣诞节的假期短暂得眨眼即逝,霍格沃茨还在一片银装素裹之下,离校的小巫师们已经要重新返校了。不过贝比还是度过了一个十分温馨愉快的假期,她很庆幸自己的生日是在12月25日,正好是圣诞节的日子,能够让她和家人一起度过。丽莎奶奶和诺威爷爷再次把贝比送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这一次,丽莎奶奶依旧忍不住红了眼眶,

  • 远道而来的人第五章

    酒吧音乐骤然响起,在耳边浑浑作响,恰巧盖过了服务员那声招呼。李靳屿显然没有听到,背着他那把大吉他仍蹲在地上逗狗。下一秒,门口又晃晃荡荡进来一个人,脸上有两道很明显的疤,衬得俊秀的脸庞有些狰狞,似乎跟李靳屿是一起的,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人聊着聊着时不时拿脚踢地上的小黄还叫它野狗。小黄立马露出嫌恶的

  • 从玄幻飞升洪荒在线阅读第一章

    若是我们相互能够再信任对方多一点!若是我们能够不在乎前程往事!若是我们能够把秘密都告诉对方!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啊!”一声让人听起来撕心裂肺的喊声从一间不起眼的院子传出来。让人听得不免为那个嘶喊的人揪心。“夫人,用力!”稳婆一边给慕容星承接生,一边着急说道。已经一天一夜了,孩子还未生出来。

  • 九生录在线阅读第7章

    姓名:林天。武力值:100。防御值:100。敏捷值:100。灵魂值:2。修炼天赋:残级。精神力?林天想了想,这难不成是那种能够隔空取物,甚至是能对敌人进行精神攻击东西?不过现在可没这么多时间来管这个问题,眼下下方可还是一团糟,得再吸收一些绿色属性球。又是五分钟过去,终于支援的队伍赶到,这一次可是足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