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网游之彼岸花圣在线阅读出家做道姑

作者:宸翊 来源:17K小说网

蓝苍穹回到黄土峰,每天都是苦修不止,竭尽全力要把那一天烟渺渺定亲的事情忘掉,如是这样就过去了好几天。

这一天,蓝苍穹又好像平常那样,在清晨起来修炼。他从练功房里头拿出一根泥土制成的长剑,走到空地,一招一式地修炼起来。

五法门的弟子,在平常练习招式的时候,通常都会以木剑作为修炼武器,可是黄土一系的弟子却不用木剑修炼。这是因为,黄土灵气天性就被青木灵气所克制,如果黄土一系的弟子拿着木剑,驾驭起黄土灵气的时候,就会受到青木灵气的影响,实力就会大打折扣。所以,黄土一脉的五法门弟子,不论是在日常修炼的时候,或者是在与敌人比拼道法的时候,都必定不会手拿任何一种木制的武器。

黄土一脉的弟子,一直以来都缺少趁手的灵器。不过,倘若只是制造一件能够吸收少许黄土灵气的武器,却并不如何困难。此时,蓝苍穹右手拿着的长剑,就是这样制作而成的简单灵器。这把简单而又粗糙的灵器,名字就叫做黄土之剑。

它的制作方法非常的简单,就是用一条铁条作为其基本的支架,然后在铁条的四周加上清水跟黄土,再通过黄土道人那浑厚的法力,把清水和黄土凝聚压缩而成。黄土道人还会在上头刻上一个可以加速凝聚黄土之气的阵法,让蓝苍穹通过这把黄土之剑施展道法的时候,更加迅速与流畅,就仿佛在使用真正的灵器一般。

只是,这种简易的灵器,只能够在阴阳五法变第二阶段的时候来使用。一旦黄土一脉的弟子,功力突破到阴阳五法变的第三阶段,这把黄土之剑就会因为没有办法承受修炼者巨大的法力输出而崩溃,变回一条普普通通的铁条。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把黄土之剑,也能够看做是蓝苍穹法力境界的一个衡量尺度。一旦蓝苍穹能够通过输入法力而让黄土之剑崩坏,就预示着蓝苍穹已经突破了阴阳五法变的第二阶段,进入到阴阳五法变的第三阶段。

黄土道人还曾经劝诫过蓝苍穹,与其他人比拼法术的时候,一定要空手施为,绝对不可以使用黄土之剑,这样对他的帮助会更大。否则的话,凭借着一把以后一定会淘汰的简易灵器,即使可以取得比试法术的胜利,也会增长了他对于灵器的依赖,对于蓝苍穹来说,其实不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生出祸患来。因为等到他进入到阴阳五法变第三阶段之后,无法再运用黄土之剑,就会变得无所适从,修为不增反减。

因此,一个多月以前,蓝苍穹与海天高比试法术的时候,也只是用双手来与海天高比试,并没有带着这把黄土之剑。五法门另外四脉的子弟,也很少人知道,黄土道人竟然能够用这么简单的材料,就制作出一件简易的灵器来。

这时候,蓝苍穹手中拿着黄土之剑,遥遥指向东方,一团凝聚的土黄色气团从黄土之剑当中飞出,划过十五米的空间,狠狠地击打在一棵松树之上。松树晃动了几下,掉下了不少的松果。

蓝苍穹十分高兴,黄土气团能够很跨十五米的距离,还能够不消散,保持着一定的冲击力,这说明他的修为比起一个月以前,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蓝苍穹把黄土之剑收回,眼睛紧紧盯着前方,驾驭黄土灵气,右脚踏出一步,就跃过了六七米的空间,出现在前面的空地里头。而他原本收回的黄土之剑,也顺着他前冲的势头一挥而出。黄土之剑的剑刃上,发出一股淡淡的土黄光芒,显现出黄土之剑里头,包含着浓郁的黄土灵气。

而四周的空气,在蓝苍穹这一招式与黄土灵气的带动之下,也出现了极为强烈的动荡。四周强风猛起,把空地上的碎叶草屑吹得漫天飞舞,更加增添了蓝苍穹这一招式的威力。

蓝苍穹并没有理会天上飞舞着的碎叶,而是把黄土之剑高高地举在头顶,准备使出下一招。

蓦然之间,一阵奇异的脚步声响起,已经沉浸在八风不动境界的蓝苍穹立时间就清醒过来。

“是谁?”蓝苍穹微微诧异,黄土一脉向来人丁单薄,长年累月也不会有人拜访,所以在清晨突然听到这一阵脚步声,让蓝苍穹觉得十分惊讶。

而且,这阵脚步声,并没有鞋子的那种低哑的响声,更像是赤脚而行,这让蓝苍穹更加疑惑。

突然间,一只全身金毛的小猴子,出现在黄土峰。

“小金?”看到小金,蓝苍穹这才恍然大悟,猴子当然是不穿鞋子的。

“小金,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的主人呢?”蓝苍穹奇怪地问道。

“咯吱咯吱咯吱……”小金大声嚷嚷了一阵,蓝苍穹完全听不懂小金在说什么,摇摇头:“小金,你在讲什么啊?我听不懂。”

小金急得捉耳挠腮,它突然跳到蓝苍穹的跟前,拉着蓝苍穹的衣角,就往峰下走去。

“小金,我们现在是要到哪里啊?”蓝苍穹不解地问道,不过蓝苍穹也意识到有大事要发生,而且很可能是跟烟渺渺有关,所以也没有阻止小金的动作,跟着小金下了黄土峰。

小金拉着蓝苍穹的衣服,穿山过林,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前。

“蓝水峰?小金,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蓝苍穹看了看山峰,不解问道。

小金毫不理会蓝苍穹,只是急急忙忙地带着蓝苍穹冲上了山峰。一人一猴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到了蓝水峰的峰顶。

蓝水峰的面积比黄土峰大一点,里头建造了一座蓝水道观,蓝水道观里头有二十多名女弟子,尽管蓝水一脉在五脉之中也算是势力较为弱小的一脉,但也比黄土一脉要好得多。

小金带着蓝苍穹,冲进了蓝水道观。一进入里面,就看到里头乱哄哄地站着二十多人,当中大部分是少女,也有中年的道姑,海天高也在人群里头。

“天高,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蓝苍穹走到海天高的面前,看见他脸上颇有失落的神色,大感奇怪,这种表情,蓝苍穹还根本没有看到在海天高脸上出现过。故此,蓝苍穹忍不住出言问道。

海天高低下头,神伤道:“渺渺决定出家了。”

“渺渺要出嫁?”蓝苍穹并没有听清海天高的话,“当然,你们那天不就已经定亲了吗?那天因为人太多,我都不记得向你道喜了。恭喜啊,天高。”

尽管说着恭喜的话,蓝苍穹脸上却颇有沮丧之色。

海天高抬起头,眼眸中略过一丝愤怒之色,随即他又低下头,淡淡道:“苍穹,我说的并非出嫁,而是出家为道姑。渺渺决定当道姑,终身不嫁。”

“啊?!”蓝苍穹忍不住惊呼一声,“怎么会这样的?渺渺怎么会出家了?她这个性子,怎么可能耐得住性子当道姑?”

“对啊,渺渺师姐性子跳脱,根本不是能够出家的人。师父一早就说过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渺渺师姐回到观里,跟师父说了一会话,然后今天清晨,师父就告诉我们,渺渺师姐出家了,我们也很吃惊呢。本来还想渺渺师姐会嫁出去的,没想到竟然会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转折。”蓝苍穹身旁的一名绿衣少女突然插口说道。

蓝苍穹瞥了这名绿衣少女一眼,见她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容貌颇为清秀,一对灵动的眼眸子乌黑乌黑的。蓝苍穹望了海天高一眼,海天高解释道:“这是渺渺的师妹,姓李。”

蓝苍穹打招呼道:“李师妹你好。”

那李师妹也回了一礼道:“蓝苍穹师兄您好。烟渺渺师姐常常在我跟前说到你。所以,我们尽管才第一次见面,可是我对蓝苍穹师兄你可很熟悉呢。”

一旁的海天高闻言,本来想更正李师妹,因为蓝苍穹的辈分颇高,李师妹应该叫蓝苍穹做师叔才对,不过一转念想到蓝苍穹素来不在意辈分的高低,便没有多言。

“渺渺!渺渺!你在哪里?你给我出来!”

蓝苍穹三人正对于烟渺渺出家之事大惑不解之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袍道人已经大踏步走进了蓝水道观。此人正是红火道人。

“爷爷,你来了。”烟渺渺身穿一件蓝色的道袍,从道观里头走了出来。

红火道人性子向来火爆,正打算发作,突然一名道姑从道观里头转了出来,不悦道:“是谁在这里大呼小叫,破坏了道观的清净?”

红火道人一看到这名道姑,脸色马上一变,气势立时就弱了几分,小声道:“蓝水……师姐。”

蓝苍穹仔细打量这名道姑,见她大约四十来岁,脸容极美,穿着一件水蓝色的道袍。听到红火道人的称呼,蓝苍穹不由得心中一动,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中年道姑,竟然是蓝水一脉的首领,黄土道人的师姐——蓝水道人。

红火道人板起脸孔,对烟渺渺道:“渺渺,不要再在这里捣乱了,马上跟我回红火山庄。”

烟渺渺一脸平静,退到了蓝水道人的身后,肃容道:“爷爷,我已经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打算从此以后出家为道姑,接受师父的衣钵传承,从此专心修道,斩断与世俗的联系。”

“够了!你在开什么玩笑?”红火道人眼中闪过怒火,额头已经现出了青筋,他转向蓝水道人道:“蓝水师姐,你该知道,渺渺是我的嫡亲孙女,本来该继承我们红火一脉道统的,前几天还跟掌教师兄的嫡亲孙子定下了婚约,怎么可能会出家呢?你们蓝水一脉,怎么抢了我们红火一脉的人?”

蓝水道人一脸平静地回答道:“渺渺的娘亲,在还没有生下渺渺以前,本来就是我的徒弟。要说抢人,也是你们红火一脉抢人在先。何况,渺渺的娘亲,在弥留的时候,曾经要托我照顾好渺渺,所以我才会把渺渺收归到我的门下。渺渺也没有让我失望,她对于蓝水法术,确实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我把她选定为我的衣钵传人,又有哪里不对了?我们的师父,不易道人,在飞升之前,曾经吩咐我们五人,要把五脉好好地传下去,发扬光大,难道当日的誓言,师弟你都忘了吗?”

红火道人不以为然道:“即使渺渺要继承你的衣钵,也不是一定要出家不可吧?师父可没有说过一定要道家弟子来继承他的衣钵。”

蓝水道人反驳道:“修炼的道路,非常艰辛,倘若不能一心一意,日后的成就一定是非常有限。今年渺渺才刚过十五,你就急急忙忙地把她嫁出去,等她成了别人的妻子后,又要管理家务事,又要生孩子,还哪有时光修炼法术?哼,要晓得,我当年也是把渺渺的母亲当做是未来的衣钵传人来培养的,全是你那狗屁儿子,从中作梗,把她娶回家,以致于她在生渺渺的时候,难产而死。如果她没有嫁给你那狗屁儿子,而是一心一意地修炼,现在早就继承了我的衣钵,哪里会这么早亡?所以,我才会让渺渺出家为道姑,斩断俗缘,免得她再犯她母亲的错误。”

红火道人叹了口气,缓缓道:“蓝水师姐,渺渺与天高定亲的事情,我已经跟掌教师兄约定好了,而且当时有几百人现场见证了,你这一下子取消,你要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我又如何向掌教师兄交代?”

蓝水道人摆摆手:“师弟,掌教那一边,可以由我来摆平。倒是师弟你,渺渺是我的嫡传弟子,你根本没有咨询过我这个师父的意见,就公开向所有人宣布了她的亲事,在我眼里,你还有我这个渺渺的师父,你还当我是你的师姐么?”

听到蓝水道人这么一说,红火道人的气势立时就弱了几分。想了片刻,红火道人的语气不由得变弱了几分,用哀求的语气道:“蓝水师姐,你门下的弟子也不少了,为何偏偏要选择渺渺继承你的衣钵?难道就不可以选择其他人?”

蓝水道人摇头道:“不行,我门下弟子虽然不少,可是要说到天分,还是渺渺最高。当然,除此以外,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是谁?”听到事情似乎还有转圜的异地,红火道人马上追问道。

“那个人就是渺渺的娘亲!”蓝水道人的话,无情地把红火道人最后一丝幻想湮灭,“如果不是你的儿子骗了我徒弟的芳心,她早已继承了我的衣钵,我还用得着位继承人烦恼?今日之因,都是以前你种下的。即使这桩官司打到掌教那里,还是我有道理。”

红火道人素来知道,他这个师姐性子坚毅,沉思了片刻,便晓得他是肯定无法让师姐回心转意的。再想到倘若渺渺真的出家了,要还俗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这样一来,这个嫡亲孙女恐怕就没了。想到这,红火道人终于道:“这样吧,蓝水师姐,事情的源头,还是师弟我没有咨询过师姐你的意见,不如这样,我们一人退一步,我取消渺渺的这头亲事,但渺渺也不许出家,这样总可以了吧?”

在红火道人看来,海天高无论是人品相貌,天赋修为,都是绝顶之中的绝顶,他跟烟渺渺又是青梅竹马。两人最终走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现在之所以烟渺渺通过出家来拒绝这一头亲事,还是小孩子脾气发作,等到她气消了,海天高再用上软泡硬磨的手段,自然就可以让烟渺渺回心转意。

“好吧。”蓝水道人沉吟了片刻,最终点头答应。其实,蓝水道人也晓得,烟渺渺个性跳脱飞扬,根本不适合出家当道姑,所以也就顺势点头答应。

烟渺渺见亲事取消了,连忙从蓝水道人背后走出来,眉开眼笑道:“多谢爷爷,我就晓得,爷爷对渺渺是最好的。”

红火道人也展颜一笑道:“渺渺,你既然要继承蓝水师姐的衣钵,为何不早点告诉我,现在竟然弄出一件事情来,丢了我的老脸。”

“对不起,爷爷。”烟渺渺乘机道歉道。

这两爷孙说说笑笑,走出了蓝水道观。烟渺渺在不经意之间瞥了蓝苍穹一眼,似乎含有深意。后头的蓝水道人,也是瞧了蓝苍穹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所有人看到事情演变的结局,竟然是如此,无不惊愕万分。纷纷扰扰说了好一阵子,这才缓缓散去。海天高失神了好几分钟,这才悠悠呼出一口气,转身拍了拍蓝苍穹的肩膀,大踏步走出了蓝水道观。

道观的大殿里头,只剩下蓝苍穹一个。他独自呆立在大殿的中央,怅然若失。

“为何渺渺会出家?是真的要继承蓝水一脉的衣钵,还是只是为了取消这一门亲事?如果真的是为了取消亲事,那又是为什么要这么干呢?难道……真的是为了我,为了少年时候那个过家家一般的誓言?”

蓝苍穹苦思良久,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好带着无数的疑惑,离开了蓝水峰,回到了黄土峰。

延伸阅读

繁花应许你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jiuhongliyuan.cn/g5dj.shtml
柳辰走出了铁匠铺,头也不回一直往前走,现在就要提前去到风云派的所在地,等候招生测试的

捡来的夫君美颜盛世离开雨城  http://www.jiuhongliyuan.cn/6993.shtml
镜子中,吴笙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然后捧起水,狠狠的擦了擦脸,转身走出了厕所。穿好衣服,

末世独步行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jiuhongliyuan.cn/xt8z.shtml
我们学校离家不算远,每天我都是自己做公交过来的,三四十分钟就到了。今天因为特殊情况,

驭天魂帝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jiuhongliyuan.cn/pejk.shtml
范梓笑哭笑不得的举着手里的这枚样子奇丑无比的不知道是什么木料雕刻的戒指,死皮赖脸的对

我只是想卖个包子之第四章 残酷的现实(3)  http://www.jiuhongliyuan.cn/xidy.shtml
她葱白的玉指轻轻捂在他的嘴上,张合顽皮的咬住了她的手指,却又不舍得用力,她脸猛然就红

天灾肆虐从漫威开始悠然一(横空)  http://www.jiuhongliyuan.cn/yli7.shtml
简陋的茅草屋里,一个黑衣老太婆和一身白色衣裳的女子,相对而座。而那个“傻”小子被他娘

文昌阁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jiuhongliyuan.cn/guzg.shtml
“!”我感到碎碧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忙将她捂得更紧了些。我静静看着离烨抱着灵玉,方才心

我的人生不该这么平庸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jiuhongliyuan.cn/y3lk.shtml
太清殿内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丛云和苏陌的身上。苏陌看着丛云的眼神都有点无语了,你

纯洁善良的库洛洛少年[猎同]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jiuhongliyuan.cn/ni2w.shtml
消息飞得很快,整个宴会厅不一会儿就全知道了。大家的反应很是一致——少说话,少掺和,快

都市之大科学家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jiuhongliyuan.cn/dlv4.shtml
“五位老哥哥,这一次的对手其实只有一个人,就是昆仑山清虚观的清虚道长,此人四十年前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在心间的花朵在线阅读长大了

    时间一晃,五年很快过去。当余小鱼与唐冶手牵着手往返在家与学校之间时,余则另已经在**圈闯出点儿名头了。他开始越来越忙,大半年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把女儿扔在唐家,用大把的零花钱来弥补愧疚。余小鱼一开始无法接受,习惯后却乐得自在,闲暇时间常常看爸爸的剧,对他倒没产生什么怨气。七月,西城热得要命。实验小学有

  • 大唐之神级太子爷奇怪的梦

    在坍塌的山洞上方大约十米的地方,空间微微扭曲,一位身穿紫金龙袍的白发老者竟凭空出现。老者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双手负于身后,凌空而立。此时依然是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满天都是风沙和被风卷起来的杂草。墨龙轩紧闭着双眼死死地抱着一颗大树,生怕稍微一松手就会被大风给卷走。但任凭风再大,老者站在空中纹丝不动,甚

  • 斩赤瞳之神级强者第六章在线阅读

    随着念沉逐渐深入,周围的树木越来越茂盛,伴随的尸骨也越来越多。中途念沉也偶尔遇到几只魔兽,可是都太弱了,魔兽和灵兽有四个等级,一阶到四阶,而每个阶级还分为三个小等级,低等,中等,和高等。至于念沉偶遇的那几只都是一节低等最底层的魔兽。“没想到刚出门就遇到麻烦了,还有两天,看来得用那招了。”念沉缓缓闭上

  • 太极神之第七章(7)

    郎北涿一行人在当晚回酒店的路途中,除了十分警惕外,还气氛十分阴沉。尤其是郎北涿的脸,一直是黑的。回到酒店后,他手下跟他进他房间。他堂弟今天并没有跟他们去酒吧,知道他们回来了后,就跟着一起进了房间。郎北涿住的这间是总统套房,十分大。这时的窗帘还开着,他走过去,向黑暗中看了看,一把把帘子拉上。一路上一声

  • 浑沌剑神在线阅读第10章

    大地龟裂,树木疯长,繁华的都市弥漫着硝烟和死气,惨叫声、怒吼声、惊呼声随着天空裂开的缝隙连成了一片!阳光被彻底的遮挡,天空那巨大的裂缝中肉眼望去像是一个人类完全无法想象的世界!轰隆的巨大声响响彻寰宇,一轮血月从裂缝中跳脱出来,与阳光争辉,将天空一分为二,血红和金黄的光芒瞬间笼罩整个大地!林夜感觉自己

  • 网游之孤战封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周末,一个令人愉悦的词汇,它意味着五天的忙碌之后难得的休闲时光。一辆豪华轿车一大早就停在了樟楠中学门口,一身黑色礼服的司机站在车旁,安静地等待着贵客们。这是老板的吩咐,来接三位贵客上门。不久,白墨宸、叶枫宇、林楚鸢三人到了校门口,本来以为要自己打车去了,谁曾想昨晚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接到了同一个电话,让

  • 一个太监闯武侠在线阅读第9章

    约了爸爸妈妈还有佐佐木小姐,我自己带着小虎和雅治一起过去,为了显示我们家真的不需要你的来临,我特意穿的整整齐齐,比我上学还认真,我顺便告诉她,我们家有一个很好的当家老妈。到了优纪的咖啡馆,看见优纪担心的看着我,我笑了笑,说:“优纪,你放心,没有关系,万一把你家咖啡馆砸了,你直接把修理□□给那个什么佐

  • 武侠之武墓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眼瞅着人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安长卿又是气闷又是委屈,还有一丝丝的惶恐。他废了这么多心思,甚至厚着脸皮主动去就山了,结果却还是拐回了上一世的轨迹——萧止戈仍然没有与他圆房,去了书房睡。按照上一世的发展,隔天这事就会传出去,所有人都会知道,相府三少爷不过是个摆设,新婚第一晚就遭了北战王的厌弃。就连王府

  • 都市之最强仙尊之第十章(10)

    10这是我临时居所,灵虚应不知晓,目下仍算安全。夏夷则道,素商姑娘,你与白露、桢姬在此稍候,屋舍之外布有结界,外人无法擅入。在下这便与百里兄、闻人姑娘、这位……夏夷则看向乐无异。……我姓乐。乐无异不慢地道,为什么她们的名字你都记得,唯独忘了我的?夏夷则尴尬地咳了一声:咳……在下这便与百里兄、闻人姑娘

  • 万界都市:主神崛起之及时行乐

    “讲到这里,大概就告一段落了,如果大家有谁想深入探讨研究的话,可以来找我,如果我不忙的话,肯定会接待的,而且我们也已经有了专业的—人生优化团队,在市里有办事处,可以随时沟通交流,共同学习,共同成长,相信我,做学问是非常有趣的事情,给别人答疑解惑也是非常快乐的事情,帮助别人成就他,你会觉得比自己获得成